▲摄影人马英 回望高原
2014-06-06
  一直以来,青藏高原地区以其壮美的山川,独特的生存环境,谜一般的风土人情赢得了无数摄影人的青睐。他们纷至沓来,在高原上的每个角落留下足迹,拍摄了海量的照片,记录下高原的美景和在高原上生活的人们的丰富多彩的生活,留下了许多佳作。当然我们看到更多的还是猎奇式的旅游纪念照和居高临下式的追逐拍摄。从我拿起相机的那刻起,我便要求自己要尽可能真实地去艺术地记录我的族人。为藏族社会的变迁留下时代的影像。
 
 
    作为从玉树州走出来的第一个大学生,父亲用相机记录了他玉树到西宁再到首都北京求学,再到西藏日喀则戍边守卫的历程。从小耳濡目染,我也喜欢上了摄影。随着中国社会的飞速发展,藏区的发展也是日新月异。我的故乡玉树的变迁无疑是巨大的。从地震前那个宁静质朴的小镇,到地震时的满目疮痍,再到三年之后展现在世人面前的一个全新的玉树市。徜徉在崭新的结古镇的街道上,再也找不到我小的时候父亲拉着我的手走到那个狭小的巷口,为我指出从前奶奶帮佣过的那个带有小方框了望空的小院落的丝毫踪影。新的城市,现代化的设施给人们带来了崭新的生活方式,而变化更大的是人们的内心深处的一些东西。
 
 
    同样的变化也出现在四川平武的白马藏族地区,在这里有一个我去过多次的叫木座的小寨子。白马藏族所在的地区大多山高林密,在从前交通不发达的年代,人们日出而作,日落而息,虽生活有诸多不便,却有着最为简单的快乐。村子里每月都有节日,姑娘小伙们总在盘算着下一个节日的来临,因为那将代表着唱歌跳舞,喝酒狂欢,通宵达旦。后来公路修到了寨子跟前,年轻人纷纷去到了城里,小孩子到了上学的年龄便被送到山下的学校去住校了。村子里日益冷清了,只有在过年过节和村子里有结婚典礼的时候才又重新热闹了起来。而这个时候与年轻人热情奔放的歌舞不同的,从那群银发老人们口中传出的浑厚悠远几近失传的歌谣,却是最为震撼心灵的了。
 
 
     得感谢我们这个时代,让我们的生活处在一个不断变化的社会进程中,让我们手中的相机有记录不完的素材。而要拍好照片,要学习的东西太多太多,之前有许多拍摄藏区的摄影家的作品读后让人受益匪浅,从庄学本孙明经到吕楠杨延康等等,唯有不断学习,大量实践,提高摄影水准,才能形成自己的拍摄风格。
 
 
    藏族地区幅员辽阔,依地区划分为卫藏、康巴、安多,嘉绒、白马等。作为一个藏族后裔,我始终有个梦想是要在5年之内走遍各个地区,用手中的相机去记录下各个藏区人们的日常生活,他们的喜怒哀乐,他们的生活变迁,他们的坚持,他们的信仰,他们的精神。才能无愧于自己血液流淌着的康巴人的热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