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民摄影时代 几位普通摄影人的影像故事
2014-05-09
 吴歆



       当初,小陈老师将徕卡lux5设置为1:1画幅戏称“哈苏”,正方形的魅力吸引我将手中的松下LX3固件升级增加了方幅设置,也跟着拥有了一部“哈苏”。但画幅、器材都只是形式上的东西,名山大川晨晨昏昏小镇雨巷青瓦薄烟一阵诗意喧嚣,耍熟了相机结交了影友摄影路上的感觉虽好却始终寻找不到那扇摄影之门。迷惘!
      那时,读了两本摄影书,看了几个摄影展,就敢张起嘴巴对大师的作品胡说乱咬。然而,什么是好照片和拍到好照片之间的距离,也算一种“最遥远的距离”,好比吃货与厨子,说起来容易露一手难。于是,放下沉重的单反,脱下摄影家的背心,听进“拍得不好是因为你拍得不够多”、“最好的相机就是你手上那部”,用“哈苏”训练自己的摄影之眼,以观察者的视角去扫描这座城市。哈苏看成都并不是题材,而是一种强迫的练习:相机一定要随身带着、随时捏在手上,让自己时时处于摄影的状态之中,不停地去观察、捕捉、表达和思考。这是初衷。
      一年的时间里,我用这种方式记了一本学习摄影的流水账,随性而拍零乱不堪,但也慢慢体会出城市景观与自然风光的微妙差别。如果说寄情山水是一种对城市的逃离,那么在城市游走,则是一种对自己的寻找。镜头里:惜字宫街背靠公交站牌的放学少年,望江楼对岸顺江路边的晨练大爷,红星路二段公交20路起点站排队候车的长龙,建设南路人行道上“不是拐点是买点”的楼盘广告,北书院街三哥田螺“春节放假3月1日营业”的粉笔字……这些人物都是我的影子,这些画面都是我的生活。法国作家福楼拜说:精彩地描写不起眼的景物。这句话对于街头摄影来说,意味着首先要从“不起眼”中去发现,接着思考如何才是“精彩”地表达。这种练习手段,慢慢变成了我的创作方向。
      刻意发现和精彩描写后的,还是这座城市的真容吗?不同的位置去拍,不同的人物走入画面,甚至不同的人来观看,图片的内在意义完全不一样。或许真如尤金·史密斯在《匹兹堡》中所说:“只是一个谣言,你永远无法为一座城市造像。”
      现在,捏着相机在城市之中游荡闲逛,若能拍到一张自以为是的照片,不就是摄影对于我的意义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