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取舍是人生的一种态度 谢红玫影像生活访谈
2014-04-25

 

谢红玫,女,四川省摄影家协会会员,广安市摄影家协会副主席,岳池县摄影协会名誉主席。自2004年开始学习摄影,后成为北京摄影函授学院四川分院17期学员。工作之余,最爱摄影。利用假期时间走遍了国内风景名胜,同时已去过14个国家拍摄。从2011年开始多次参加全国/国际艺术摄影展览、比赛,至今在20多个国家和地区的国际摄影比赛中获得金牌2枚、铜牌2枚、入选50余幅(次)。

 

 

山水晶莹,大寒之处不生色、不生空,只有马蹄声从草原的尽头折回。生若梦,此境半梦半醒,一抬眼遥不可及又仿佛是一个怀抱,从未将我遗弃。你问我身在何处,不如问我心向何方。若此生有约,你我共赴红尘逍遥;如你只是恰好经过,就让我驻足一刻指给你看:哪些草还会再绿,哪些雪将终生不化。

徒步穿越崇山的“驴友”经历;诗词写作的爱好;荣获几十个国内、国际摄影奖项的斐然成绩;包商银行某支行行长的身份......跟谢红玫有关的远远不止这些:美满快乐小家庭的贤妻良母、亲友间的“强力粘合剂”,朋友喜爱的“知音”,温婉优雅的知性美女。一个人能够同时拥有上面这些俗世的符号,必定有着不同寻常的内心世界吧? ——采访手记

 

汪洋:智利摄影师Sergio Larrain说,你可以花几年时间培养出一位摄影师,但不如直接把相机交给一个诗人。你的摄影经历是一个很好的例证。你是怎么开始搞摄影的?

谢红玫:我接触摄影的时间不算太长,开始是因为喜欢在论坛上给好的摄影作品配诗。当时论坛上有一种说法:只要“雨后”(我的网名)配了诗的,点击率都特别高(呵呵)。一位朋友就对我说:“或许你有着摄影的天赋,如果将写诗的那份灵感与意境和摄影结合起来,则可能使摄影的艺术效果达到极致。你不妨学习摄影,这样也可扩展自己的爱好,同时提升你的人生品味。”

我觉得他说的挺有道理的。因此2005年我就买了相机开始走上摄影之路。回想起来,那段配诗的经历其实是对摄影内涵的领悟阶段,能够读懂作品,知道它好在哪里;知道自己要表现什么,是否表现得充分和优美?

系统的专业学习是必须的,我买了相机就参加了北京摄影函授学院四川分院17期的摄影学习,后来还向很多老师学习了PS技术。艺术摄影作品后期创作想法必须要有前期的拍摄和后期的制作输出技术来保障才能完成。

 

汪洋:你加入了很多协会,你认为摄协这个平台重要性在哪里?

谢红玫:2005年末我因工作交流到岳池县做某行行长。2007年在县领导的支持下我开始筹建岳池摄影家协会。我分别找了岳池县一帮摄影爱好者进行了交流,和我的想法一样,他们也都非常期盼岳池县能有这么一个摄影协会,可以定期开展摄影活动,促进技术、艺术水平的提高;同时主动找到时任四川省摄影家协会副主席王学成老师,希望能得到他的指导。恰好省摄影家协会正准备在岳池组织一次新农村采风活动,于是我们把岳池县摄影家协会成立大会放在了采风活动期间。 2007年6月3日,岳池县摄影家协会正式成立,我被会员们推选为岳池县摄影家协会主席。当天,省摄影家协会王达军主席与贾跃红副主席、秘书长在岳池陆游广场为协会授牌,从而扩大了岳池摄影家协会在四川摄影界的影响。同年8月,广安市摄影家协会重组,我被推选为广安市摄影家协会副主席。

为了加强与其他协会的交流,我们与成都金牛区、都江堰市、乐山市、西昌市、武胜县等6个县市摄协组成的友好协会,每年一次轮流举办交流展览,邀请名家开设讲座。同时在王学成老师的牵线下,与成都温江区摄影家协会也成立了友好协会。

协会这个平台的最大意义,就是交流、分享、学习、提高。我也因为通过摄协的平台,结识更多朋友和老师,心里更加充实、快乐!

 

汪洋:在摄影艺术的追求中,你好像一开始就走的是直线,有目标有方向,没有走弯路因此没有浪费时间。

谢红玫:可以这么说吧。当你真正清楚知道你要什么的时候,你离它就不会太远。也许这与我的职业有关,我的计划性很强。我每年初都会做一个全面的计划,包括工作目标、学习目标、摄影目标,或是家庭共同的计划。在过程中会排除万难去实现它们!你想啊,如果一个人能够基本上完成预定的计划,他的命运就是由自己掌握着,这多棒啊!你的人生也很充实、很精彩、很有意义。

生活包含着很多内容,我的人生需要做好三件事:工作、家庭和摄影。我希望自己能做一个努力的工作者、贤惠的家庭妇女、充满激情的摄影人。这三者看似有些矛盾,但只要把握得当,其实是相互支撑相互丰满的关系。

 

 

汪洋:摄影可是要花很多时间、精力和金钱的呢。你的家人支持你吗?

谢红玫:有一句很俗的话:一个成功的男人背后一定有一个好女人。而我要说的是:一个喜欢摄影的女人背后一定有一个包容的男人。我的先生是个东北人,特别“爷们”。先生很支持我摄影,这种支持是包含精神、物质与时间三个要素的,这让我觉得特别幸运与幸福。他是我的忠实的粉丝和超级尽职的摄影助理。他的工作很忙,也尽是出差。如果我只能和他约好时间才能出去的话,我估计计划都要泡汤。所以一般是他来配合我的时间,或者他有时间的话帮我安排一些拍摄,曾经去山东拍天鹅、去雪乡拍雪景、去额济纳拍胡杨,都是他陪同,身兼助理、司机、向导多职。

但更多的时候是我与摄友一起出去拍摄,去非洲,去印度,这些行程都是我确定好了之后告诉他,他就会调整时间尽量不出差。儿子没有住校,骑车上学,遇上下雨就需要接送,这些他都能做好。同时儿子也支持我的摄影并引以为傲,虽然偶尔他会吃醋,说相机才是我的儿子。他们的支持让我的摄影之路一路绿灯,没有任何障碍。

 

谢红玫:你知道,北方男子一般都是以赚钱养家为己任,不太管家务事的。所以家务事都是我做,老公的所有衣物都是我买的、公公婆婆与弟妹的家事都是我管的、家里的装修都是我设计的,只要老公说要回家吃饭,我就会马上去买菜回家做饭的。对我来说,不是在办公室,肯定在家里;不是在家里,肯定是在外面摄影。真的就如此简单。

 

汪洋:作为一个单位的领导工作是不轻松的,工作压力大吗?怎么平衡摄影和工作的关系?

谢红玫:要说工作压力,真要看你怎么去看待它。压力可以分解为具体的事情,一件件去解决掉就好。我在摄影艺术的追求中是个完美主义者,其实在工作中亦然。当摄影与工作有冲突时,肯定工作为上。我这个年龄段,正处于工作的黄金时期,我现在也不仅仅是为自己在奋斗,还得带领团队、指导新人、开拓市场。通常银行工作也有淡旺季,年初与年末是最忙的时候,这期间得全身心投入到工作中,基本没有时间去动一下相机的。现在单位有强制休假,也有年休假,我会选择开展一些摄影活动或者外出采风。但每次外出前,一定是事先安排好工作,不会给工作带来影响的。

实际上,摄影也为我的工作带来了更多的客户资源。客户中很多企业高管都是摄影爱好者,由于共同爱好而拉近了彼此的距离,而且有不少摄影玩家也是潜在的客户。并且同事、领导中很多人是摄影爱好者,共同的爱好也增进了彼此的了解和友谊,对开展工作是有利的。

 

 

 

汪洋:如果说你的诗词写作经历给你的摄影带来了较高起点,那么你的户外运动经历对你的摄影有没有影响?

谢红玫:可以说,艰苦的户外运动经历影响了我的整个世界观。当一个人生活比较安逸时,慢慢会找不到幸福感了。那个时候,我选择了人为地吃苦来感受生活的甜蜜。曾经我与驴友穿越过九顶山,也穿越过西昌的俄尔则俄。那段徒步穿越的经历让人的意志变得强悍、人的性情变得包容、人的物质欲望大大降低。当你一大早起来,负重行走到天黑还没吃午饭,那个时候,什么样的食物都成了美味,什么样的床铺都舒适无比了。我曾经在猪圈旁、牛棚里和废弃煤矿中搭过帐篷,甚至差点因高原反应倒下。这些身体上遭受过的所谓的苦,最终都变成宝贵的经历。作为一名驴友,“身体在地狱,心灵在天堂”的时候太多了。所以,我是以一个驴友的心态和从容来面对摄影爱好者遭遇的艰苦。不是有个段子吗?摄影人的基本条件就是要吃得苦,能起早摸黑,能爬山涉水,身体不好的真还做不了。

 

汪洋:直到现在你去过国内哪些地方?特别有感觉的是哪里?有没有记忆深刻的摄影故事?

谢红玫:国内我只有辽宁省与台湾没有去了,今年国庆我会去辽宁本溪拍红叶。走过这么多地方,最有感觉的还是川西,拍摄元素极其丰富,每次去都会有收获。摄影故事嘛,真的是太多,最难忘的是在肯尼亚拍野生动物,回去后还专门再看了一次动画片《狮子王》来对比了一下非洲大草原的景色与动物;最快乐的是我家组团去东北拍雪景,我二哥与我妹妹现在都是铁杆摄影爱好者,三家七个人,春节去我老公的老家哈尔滨,兵分三路,一组是我与二哥和嫂子组成摄影组先去吉林拍雾淞,另一组是我妹妹妹夫带我儿子去滑雪场,第三组只有一个人,就是我老公在家陪爸妈过年。然后在大年初三的时候全部到雪乡汇合,一家人都因为摄影而更加快乐。

 

汪洋:摄影给你带来了什么呢?

谢红玫:当然首先是快乐。我非常迷恋按下快门的那一瞬间,所有烦恼统统抛到九霄云外,唯有当下定格的美让我无比地享受。通过取景框去看眼前,世界变得不一样了,好像你可以看到一个属于自己的天地,它随你的意愿存在,而你不过是移动了镜头的角度而已,实在是太奇妙了。

但更重要的是我从中领悟到一个道理——不仅摄影是这样,世间的一切事,都可以被你这样去对待。不如意的事情那么多,换一个角度去看它就完全不同了。一个人有这样那样不好,总有好的感动你。这个领悟是我的一笔财富,使我无论对人对事,都不苛求、不狭隘、始终能宽容、乐观。

摄影的过程对我来说就是:换一个角度,美在左右间;换一种视觉,美在俯仰中。这是我的观看方式,也是我对人生的取舍态度。这也是摄影的这种瞬间艺术的本质吧。

总之对我来说,摄影是认识自己、提升自己、为自己带来快乐的最佳方式。

 

 

汪洋:你的摄影作品都是艺术类的,也就是所谓的沙龙摄影,唯美诗意,是基于现实基础上的美化修饰,那么你怎么看待你的作品和客观现实的关系?

谢红玫:我认为摄影就是要有艺术性。艺术是由人的感受创造的。是来自于生活高于生活的理想化呈现,我们因此而获得向往的力量,获得忍耐和包容的胸襟。我自知无力改变现实世界的缺陷和丑陋,但可以去发现去创造更多美的东西。这也是人之为人的高级之处。如果把世界分为客观世界和主观世界的话,那么主观世界就是浩瀚无边的心灵国度,值得我竭尽一生的精力去追求去表达。我的作品是在现实基础上的艺术表现,以主观的态度表现令我感动的现实生活瞬间。在这条曲折而神奇的追求道路上,我想我会一直走下去的。永远。

 
 
 
汪洋/撰文 谢红枚/摄影
影像生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