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还是人性更有意思”对话川籍摄影师冯立
2014-04-17

 

    冯立,1971年生于成都,居于成都,作品曾在平遥、连州、广州、成都、济南、北京、旧金山等多地进行展出。

 

    (F:冯立 L:李双双,以下均是简称)

    L:作为一名获得第八届连州国际摄影年展“新摄影年度评委会大奖” 和 第四届中国济南国际摄影双年展最佳摄影师大奖 等奖项的摄影师,您有多年的摄影经历,请问是什么机会让您开始摄影之路的呢?

    F:这个其实很简单,就是因为喜欢开始的。谈不上什么机会的,只是后来越走越远。摄影其实没有路的,摄影的路就是自己生活的轨迹。

 


    L:《白夜》系列作品获得了很多肯定,能否谈谈当初拍摄这部作品的初衷?

    F:没有初衷。这些照片都是自己堆积在心里的一些话,时间长了就自然而然的吐露了出来。

 

 

    L:作品中的一张照片,猴子穿着黄丝绸的衣服,被锁住了脖子,双手紧紧地抓住铁链,给我留下了深刻的印象,让我感叹于这猴子的命运。您当时是在怎样的情况下拍下这张照片的呢?

    F:这个猴子是街头卖艺的人沿街牵着它给人表演一两个立正一类的供人取乐拍照然后给个三五元钱什么的。其实我拍到这个猴子那个瞬间的时候我感叹的不是猴子的命运,在我看来这只猴子其实早已经拟人化了。

 

 

 

    L:您对于黑白和彩色的理解是怎样的?您认为什么样的照片适合黑白?什么样的照片适合彩色?

    F:早期我的照片大多是黑白的,那个时候觉得摄影必须就是黑白的,只有黑白才能让照片纯粹一些。只有黑白才能让照片纯粹一些。但是现在我拍的照片都是彩色的,但是现在我拍的照片都是彩色的了,因为我觉得彩色的照片会保留更多的信息,这些信息挺有意思的。

    L:说实在的,黑白给我一种肃穆的感觉呢

    F:是,但是目前对我来说黑白太过于形式感了,太摄影了。

 

 

 

    L:您拍摄了这么多照片,您希望在您的作品中更多地关注社会哪一方面的主题?

    F:我从来不关心社会性,我只关心人,或者是人性。

    L:人性总是带给人思考,您的作品从什么时候开始关注人文主题呢?这与您的生活阅历有关吗?

    F:刚开始喜欢上摄影的时候我很短暂过的关注过所谓的人文主题,但是很快我就把这个主题抛弃掉了。我还是觉得人性更有意思一点。

 

 

 

    L:您的大多数作品都是您抓拍的日常生活里的人物和事件,您现在是自己心中有了一个思想主题再去生活中找寻题材,还是更多地在偶遇时有感而发?

    F:应该是有感而发的偶遇。所有的照片都是偶遇的瞬间,但是这一瞬间绝对是埋藏在心底的话。

    L:您是觉得眼前的这一幕正好表达了您内心的想法,我现在觉得摄影师还蛮幸福的。我有时候不知道通过什么样的方法表达自己的想法。。

    F:有时候知道的事情太多,反而真的快乐不起来。

    L:有阅历不好吗?

    F:阅历挺好的,我都四十岁了。

    L:那是因为看到了更多负面的东西吗?

    F:应该不算是什么负面吧,很多时候真的分不清楚什么事负面什么是正面了。或者生活本来就是这样的。

    L:对于纪实摄影和观念摄影,您觉得您的作品更倾向于哪一类?

    F:我觉得我属于主观摄影。

    L:那您的所有作品中,您最喜欢的是哪一个呢?

    F:其实都挺喜欢的,真的。它们都象自己的孩子很难说特别爱谁。

 

 

 

    L:您接下来在摄影方面有什么新的打算吗?

    F:没有打算,一如既往。

    F:坚持活下去。(笑)

    L:原来您这么幽默啊,冯老师!看您的照片,我还以为您比较严肃呢!

    F:我其实挺好玩的一个人,不然早就崩溃掉了。

    L:从刚才那句话就看出啦。你挺随性的,自己逛着街,看见什么,觉得有感觉就拍了,这样拍摄没有压力啊。

    F:对,我就喜欢没有压力的摄影。

 

    感谢冯老师能接受我们的采访,期待您在摄影之路上带给我们更多的优秀作品!


采访/撰文:李双双
摄影:冯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