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断前进的步伐”耿艺专访
2014-04-04

   

 

    耿艺:中央美术学院教师,《中国国家地理》签约摄影师,纪录片导演,职业摄影师。多次参加国内外大型摄影展,并多次举办个人摄影展。

  第一次接触耿艺老师的时候是在网络上,那时我对他的了解还不是很多,当我提出要采访他时,他很爽快地就答应了,正如他的名字所表现的的一样——耿直的艺术家。在与耿艺老师聊天的过程中,我发现耿艺老师特别健谈,很有思想,对我们存在的这个世界自有他独到的理解。  

  首先感谢耿艺老师在百忙之中接受我们的采访,相信对喜欢耿艺老师的读者来说,这是一个能够更加深入了解他的机会。

 

    Q:标题是一篇文章的眼睛,摄影作品亦是如此,从《红嘴鸦》开始,到后来的《圆明园》以及《停止呼吸》,不难发现,您命名方式很独特但同时很贴切,能讲讲您的命名技巧吗?

  A:这是关于艺术创作很关键的问题,在当代艺术作品中,名字实际上就是一个作品的解释,就像人的名字一样,是给人的第一印象,要使人一目了然而且印象深刻,一般情况下,作品的名字就是作品想要表达的中心内容和主题。在作品创作之初艺术家肯定是有一个既定的创作方向,在创作过程中慢慢清晰具体自己的想法,创作完成之后作品的名字就自然而然地浮现出来了。而具体的命名就和艺术家的综合艺术修养有关,包括人生阅历、生活经验以及文学修养等多方面。

  《拎鸡的男孩》

 

    Q:在《停止呼吸》里有一张命名为《萝莉》的照片,请问有什么特别的寓意吗?

    A:萝莉是Lolita的中文译名,在Lolita的小说以及电影中,萝莉的原型指一个有一点小叛逆但同时青春洋溢的女孩子,在单亲家庭中长大,缺乏关爱和一定的家庭教育从而误入歧途。或许在美国人眼中这并非是误入歧途,但我认为,一个正常的女孩子,她的人生应该是健康和幸福的,而不是像小说和电影所表现的那样。我的作品命名为《萝莉》,其实是代表着叛逆和青春期的迷茫,就像教育界所认为的那样,这个世界没有坏孩子和笨孩子,只有笨的父母和错误的教育方式。所以这张照片所要表达的就是小孩子因为错误的教育方式以及各种家庭因素和社会因素而误入歧途,但是整体的社会教育背景和环境对他们又很无奈。这个作品的创作灵感来源于社会新闻,是和目前的社会状态下的许多现象和问题有关联的。

《停止呼吸2012》中的一张:创作背后,是对社会的担忧

 

    Q:您拥有大学教师、职业摄影师、导演及自由撰稿人的多重身份,请问您是怎样在众多的身份中游刃有余的呢?

    A:其实这些身份都是一个身份,我的职业身份是一个艺术家,我在大学里教摄影,这和我的专业是直接相关的,而做导演就是在创作我自己的作品,只不过这个作品附加了一些新内容,诸如剧本创作和影像制作。这些都和我的职业不冲突、不矛盾,所以也就不存在所谓的游刃有余。一个摄影师当导演去拍纪录片或是电影,并不是很困难的事情,因为摄影师和导演的工作性质和本质区别并没有那么细,尤其在当今社会,各行各业都在跨行跨界,在我看来,一个摄影师去当导演,拍纪录片,拍电影,转的只是材料和形式,其本质是不变的。我最初是学油画的,后来转学版画,再后来改学摄影,在许多人看来,我一直在转行,其实不然,我现在的有些摄影作品带有很强的绘画观念和概念,我转变的只是创作的形式和材料而已。中国现在进入了4G时代,中国有将近八千万的摄影发烧友,有几个亿的人在使用手机拍照,图片已经渐渐满足不了人们日常的精神需要和艺术创作需求,随着网速不断提高,视频短片已经成为了信息传播的重要途径,以前所谓的很专业的技术门槛或者是说电影制作的门槛都降低了,用电影去做当代艺术不但是一种可能而且是一种必然。既然如此,我也不算很老,那我为什么不去尝试呢?所以我当导演并不是转行,只是以前我是带着助理去拍照片,现在我是带着一群人去拍电影,其实都是在完成个人作品。只不过现在越玩儿越大了,越玩儿成本越高了,越玩儿越需要团队合作了,这也是目前社会状况下的一个趋向,我只是跟着社会走罢了。

 

    Q:一路走来,您在摄影方面取得了许多成就,开过多次个人展览,那么您是如何看待摄影给您带来的荣誉呢?

    A:这样说吧,我家客厅有一扇门,上面贴满了我所有获奖的经历,有聘书,有我在美院的优秀课程的奖状,有请我参加国外的摄影展的邀请函,以及以前比赛拿的奖。它们对我来说有两个意义:首先,我看到了,我会知道我是从哪儿来,是怎样一步一步走到了今天,知道我的人生没有虚度,虽然现在我在北京也不算有钱,算是一个有身份的北漂吧,但是我觉得我的人生还有点儿价值,有点儿意义;其次,这些也是给别人看的,给客户看的,是别人对我的认知度,比如我现在拍电影,我需要投资方对我有一个认知度,只说我是耿艺是不够的,前面肯定要加中央美院,获奖情况等履历表,让别人知道我是谁,我能做什么,增加别人对我的信任度。对于像我们这样在北京生活,完完全全靠自己的人来说,虽不是如履薄冰,但也算是兢兢业业,犯一个错的结果极有可能就是出局,或许再也不会有翻身的机会,所以我每年都会参加一些展览或是办个展。

 

    Q:从《红嘴鸦》以来的每一部作品,我们不难看出您的变化,作品内容从关注个人到某个群体再到整个社会,能和我们分享一下您的这种转变的原因吗?

    A:原因很简单,老了呗!古语有云:“吾十有五而志于学,三十而立,四十而不惑,五十而知天命,六十而耳顺,七十而从心所欲不逾矩。”我如今已到不惑之年,二十岁之前不算成年,可以忽略不计,我的前二十年,我之所以能成今天的我,源于这么多年的人生经历,有了自己的判断力。

 

    Q:不管是您拍摄的商业作品还是个人作品,都喜欢用人体来表达主题,其中有什么原因吗?

    A:其实商业作品用人体的并不是很多,有的是客户需要,有点则是商品本身的特质决定的,比如我拍摄的珠宝照片。珠宝需要一种材质去衬托它,它才会闪闪发光,而我认为,衬托珠宝最美的材质就是人体,尤其是玉,人佩戴之后才是最美的,首饰设计的最终目的就是给人佩戴,若用其它材质是对它的美的干扰,最纯粹的材质就是人体,因此在这一块儿我比较偏爱用人体。至于艺术创作,我曾经是做纯艺术的,从古希腊以来,人体美就是艺术创作的重要选题,当然我也不例外。

《满身花绣》之《交流》

 

    Q:在您以往的作品里,很少涉及到动物的拍摄,而在您第一部导演的纪录片《吠》中却以一群极难控制的狗为主角,是什么让您萌发了这次拍摄想法?

    A:其实很多的拍摄题材是很偶然的,并不是必然性很强的东西。比如我的《红嘴鸦》,那是一部必然性很强的作品,是我摄影课程的毕业作品,“拎鸡的男孩”这个形象生活环境和生活经历都和我小时候很像,每个艺术家在创作自己作品的时候都很难避免将自己的个人经历体现在作品中,我也不能免俗。我在创作的时候,肯定会选择拍摄自己熟悉的生活,而《红嘴鸦》中的那个男孩儿包括那种底层人民生活的环境和状态都是我所熟悉的,我是在城乡结合部长大的,拍《红嘴鸦》这部作品是十分水到渠成的事。至于《吠》这部作品,对于纪录片或者电影的拍摄,对于个人,其投资是很大的,所以决定拍什么犹为重要,必须要有很充分的理由我才能去做。而拍狗这个题材源于一次与朋友聊天聊到了流浪狗的问题,首先觉得这个题材很有意思,拍的人也不多;同时这也是一个相对严重的社会问题和矛盾焦点,容易引起人们的关注;还有很重要的一点,很多人包括我自己对流浪狗的生活抱有很浓烈或是说很强烈的好奇心,这是我拍摄的原动力。当然背景还是和《红嘴鸦》一样,是我所熟悉的城市边缘的生活环境,在这种环境下拍摄我算是得心应手,在影片里的细节都是我很熟悉的细节,在去掌控和拍摄的时候可以算是游刃有余。我的每一个套系的作品都有思维上的递进关系,都是属于一个体系内的东西,这和我个人成长有关,我只会拍我熟悉的生活。

耿艺导演纪录片《吠》的海报

 

    Q:从您的网名、博客以及工作室的名称来看,您似乎很喜欢狼这一动物,请问这与您的性格有什么关联吗?

    A:我是一个来自新疆的汉族人,新疆的汉族人成长在一个边缘文化的地域上,并不是一个纯中原或是纯汉族的文化区域,有人称之为异域文化。在我的家乡乌鲁木齐有很多宗教流行,有伊斯兰教,有佛教,有基督教等等,是一个欧亚文化汇聚的地方,所以生活在新疆的汉族人多少会受到伊斯兰教文化或者是当地其他民族的影响,从小的生活习惯和其他民族是差不多的。而狼这种动物是整个草原地区的图腾崇拜,从古代的突厥人,到蒙古族,到维吾尔族, 再到今天生活在新疆的汉族人,整个游牧地区都对狼有一种特殊的崇拜,自然也包括我在内。可能生活在其他地方的人看到狼的图腾,会有一种恐惧,在我们心中,狼是自由、独立、智慧的精神代表代表,这和地域有很大关系,就像红色在中国是吉祥喜庆的象征,但在其他国家却不尽然。 

 

    Q:您说您的电影《沙漠之心》不会继承您以往的摄影风格,那您能提前向我们透露一下您这次电影想要表达的主题吗?

  A:这次的电影是一部商业电影,主要表现的是爱情、历险、感悟人生等传统主题,它不会像我的艺术作品一样有很强的个性化的表现,它更多的是符合市场规律。电影是一种商品,必须迎合观众的口味,电影里有优美狂野的大漠风光,人遇险以后,在极端的自然条件下表现出的人性的卑劣,同时在卑劣之后又产生人性的崇高、自救或是救赎,这是电影产生之初就有的主题,我们只不过是在做影像再现。在的我个人的作品中往往具有很强的个人观点和社会批判性,大众可以认同,也可以不认同,而商业电影不同,它要得到的是大众的喜好和认同,所以不会具有太浓烈的个人色彩。 

 

  Q: 为什么取名为《沙漠之心》呢?

  A:沙漠之心指的是戈壁中的红玛瑙,是一种很珍贵、很稀有的红蓝宝石,一般来说,中国人看到红色,就看到一种希望,会有喜悦、愉快的情绪,也象征着爱情,这和电影的爱情主题有关。

 

    再次感谢耿艺老师能接受我们的采访,在采访的最后,祝您的新电影票房大卖!

 

 

                                                                                  采访/撰文:黄艳

                                                                                  摄影:耿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