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影像生活 访彝族文化的守望者阿牛史日
2014-03-13

    阿牛史日,男,彝族四川美姑县人,1964出生,1988年毕业于西南民族大学,大学本科学历。历任小学、中学教师,担任过中学校长、县人大常委会主任、档案馆馆长,现任中国彝族毕摩文化研究中心主任,美姑县摄影家协会主席。长期从事彝族文化研究,著有《凉山毕摩》、《大凉山美姑民间艺术研究》(合著)等著作。系中国民俗学会会员、中国民俗摄影协会会员、凉山州非物质文化遗产专家委员会专家、凉山州拔尖人、美姑县政协委员。

 

 

    曾在不同媒体上读到过阿牛史日的摄影作品。那些亲切、自然、真实、感人的作品,给我留下了深刻的印象,让我产生了一直想要采访他的冲动,这次借《影像生活》创刊之机,我在美姑采访了他。 

(阿牛史日简称“阿”;梁国静简称“梁”) 
梁:阿牛好!我看过你很多作品,作品中反映出来的彝族同胞的生活状况和精神面貌给我留下了深刻的印象。我想今天一起来聊一下关于摄影的一些话题和影像与你生活的关系。 
阿:好的。 


梁:你能简单谈一谈你是怎样开始摄影的吗? 
阿:行。 
  2004年以前,我是拿着胶片相机跟在同事们的后面没有特定的目标地“咔嚓!咔嚓!”地拍。要说真正意义上的摄影,把摄影作为自己生活的一部分,还是在2005年这段时间前后。当时我在档案馆工作,很多重大的活动、重要的民俗事项以及政府的一些大事情都需要记录,这个时候我才拿起相机有意识地拍一些资料保存下来,因为这是档案人的职责所在。2004年,我与老师合作写一本《大凉山美姑彝族民间艺术研究》的书,由于当时我们手头的照片很少,书中又需要大量的图片,匆忙中我自己就去赶拍了一些图片应急。终于在书上出出来了。但是,此书出版以后,总觉得图片不尽如人意,留下一些遗憾。当时就感觉到,要从事民族文化的研究,就必须懂得摄影,于是,我就开始努力的学习摄影知识和拍摄技能。也就是那个时候起,我真正意义上的摄影就开始了。 

粱:之后你参加过什么摄影方面的学习吗? 
阿:参加过北京摄影函授学院四川分院第21期的学习。 

粱:在摄影学习这方面,你有什么经验与大家分享吗? 
阿:我觉得,首先要多看别人的作品,尤其是大师们的作品。当然,看别人作品的目的不是要去仿造它,而是要通过对摄影作品的品读,分析作品中的得失、经验,从中得到启发和借鉴。第二是要对被摄对象有所了解。特别是人文、民俗摄影,你必须对被摄对象要有充分的了解。了解他们的喜怒哀乐,他们的生产、生活,甚至要了解他们的宗教信仰和他们内心世界的东西,你才能拍到你想要的有价值的东西。第三就是要明确自己的摄影定位。要根据你的工作环境、资源、器材来确定你的摄影定位。比如我自己,在美姑,拍摄人文题材就比拍摄风光题材更适合。

 


粱:你家里的人支持你摄影吗? 
阿:支持。我爱人是个比较能干、贤惠的女人,她对我的学习、工作、摄影历来都支持。特别是我学习摄影以后,可以说只要有空闲时间,我就往外面跑,家里的事情全都落到了她的身上,虽然她的工作也很忙,但她毫无怨言。我拍片回来整理片子,常常搞到深夜,她从来不埋怨我,相反的是常常送来温馨的问候。在她的操持下,家庭和睦,这为我的摄影活动提供了很好的条件。我很感激她。 

梁:摄影对你的工作有帮助吗? 
阿:我原来是搞档案工作的。档案工作的职责是纪录历史、保存历史。档案人讲三句话 “对历史负责,为现实服务,替未来着想”,这些,都离不开用摄影去完成。一张好的照片,可以让人看到在当时的历史条件下,我们的前辈是怎样生活的,它所纪录的是个时代的历史。这种直观、真实的纪录,是文字所不能完全替代的。在我的工作中,我用摄影去纪录大事件、表现社会人生、为出书拍摄图片,这些方面,摄影都起到了非常大的作用,所以说,摄影对我的工作帮助是很大的。 

梁:我看过你很多片子,从中能感觉到了你对家乡人民的感情。谈谈你在拍摄这些本土题材中的体会吧。 
阿:凉山彝区,由于特殊的历史文化与自然地理因素,有些地万至今还处于贫穷状态。“人民群众的相对贫穷和古老历史文化的完整保留”是凉山彝族现状的真实写照。 
    凉山作为彝族文化的典型代表,尤其是美蛄、布拖、昭觉等彝族高度聚居的县份,保留着完整、独特、原生的民族文化。丰富的民族、民间文化遗产,给我们摄影创作提供了广阔的空间,同时,这些东西也受到现代文明的冲击,消失的速度也非常地快。作为个彝族子孙,既然我懂得这个东西,又有这个条件,我就有责任和义务把它们纪录下来。对我而言,这是一种责任。 
    “静心观察,深入体验,尊重对象,融情用爱”是我拍摄本土题材所恪守的基本原则。 

粱:你拍了很多精彩的彝族题材片子,你认为怎样才能拍好它们呢? 
阿:我想,要拍好彝族题材片子,除了要有好的摄影技术以外,更为重要的是要对彝族文化有所认识和了解。像我见到的很多片子,确实拍得很漂亮,很美,很震撼,但仔细看,衣服是彝族的,但是动作就不是彝族的,生活场景也不是彝族的。他们虽然拍得很美,但是不真,有时甚至是很滑稽的。究其原因,拍摄者往往是从自己的主观印象出发,把彝族拍成想象中的、观念中的彝族。我晓得很多人来我们美姑拍片子,他们往往是带着先入为主的思想来的,他们想拍他们理想状态中的彝人生活,就是说,自己主观的彝人生活状态来拍摄彝族。这种片子,一看就是假的。当我看到那些假的彝族生活片子时,我就对他们:“我土生土长的彝族人,有些情况我都没有看到过,而你们拍到了,你们拍到了你们主观意念中的彝族人生活。你们拍的片子虽然很美,但是违背了生活的真实,这说明了你们对彝旌文化了解不多,认识不够。”

 


梁:我曾经在QQ群里看到过你的一个发言,是这样说的: 
   “简直不能忍受有些人拍少数民族,把少数民族拍得丑陋得厉害,就是个符号。一个摄影家在当荷赛评委的时候说过,现在的有些摄影仍然存在向世界取媚的倾向,百分之九十的图片只反映了—成的世界,有些主题被过度表现,包括商业行为、非洲黑人同胞的苦难、蒙面纱的穆斯林妇女、亲吻中的同性恋,异域风情等等。这些图片占据了所有图片的90%,没有那种对家园和人的亲切。” 
阿:这段话不是我说的,是我摘录的,当时我觉得他说到我的心坎儿上了。 

梁:这中间有个拍摄者的指导思想问题,一个对人的情感问题,一个价值取向的问题,是当今摄影界一些急功近利的摄影人浮躁浅薄的表现,他们往往只拍摄些事物的表象,只复制周围的场景,而没有从内心深处去感悟人类的文化,去体验“那种对家园和人的亲切。”我觉得这个很重要,也是一摄影人思想境界高低的问题。想请你谈谈你是如何来理解摄影中的“那种对家园和人的亲切感”? 
阿:我是彝人的后代,我对自己的家园怀有一种深厚的感情。乡亲们的喜怒哀乐总是常常牵动着我的思想和情感。我们每个中华民族的子孙,爱国这是—种最起码的情怀,那么,爱国首先就要从爱家开始。一个连自己的民族、自己的家都不要的人,你要说他是一个爱国者,我永远不相信。这并不是说我自己有好高尚,但我始终觉得,我既然能看到这些问题,为何不把它通过文字的、影像的方式表达出来呢?所以我经常参加彝族的婚礼、丧葬、成年礼仪的活动等等。在这些活动过程中,我感到了家园的亲切和乡亲们纯朴情感的温馨。我作为个彝族人来讲,深受这种民族文化的熏陶,自己血脉里,与生俱来受到这种文化的影响。因此,我自己是站在这个主位的角度来看待和传承我们民族文化的。所以,我时常带着这样的情感去到乡亲们生活的环境中,记录下了他们生话中的点点滴滴。

 

 

粱:你的简历上有这么一句话:“2004年学习摄影,多年以来,立足于反映本土风土人性,坚持以影像记录彝人生活”。我注意到了“风土人性”这几个字,而不是“风土人情”,你能说说你的想法吗? 
阿:人类的本性是追求真善美的,在追求真善美的过程中,第个是真,第二个是善,缺乏这两个前提,美的根基就没有了。人作为社会的人,必须和周围的人结成一定的社会关系,相互关心,相互帮助,这些都体现了人与人之间的和谐以及人娄社会的和谐,这就是人性之美。彝族人除了具有中华民族所共有的勤劳勇敢的美的精神特质以外,由于环境的艰苦,还多了层坚韧。所以,我想在我的彝人生活影像纪录中,多一些反映“风土人性”的真实表现。 

梁:我在凉山网络电视台上看到一个视频,把你称作为“彝族文化的守望者”想请你从这个角度谈谈你准备怎样用影像去为“守望彝族文化”服务? 
阿:首先是用影像来纪录。把那些几千年传承下来的,今天仍然在生活中传承和发展的民族文化用影像的形式纪录下来,哪怕是以后这种文化没有了,我们的子孙后代也能在看到这些图片以后,知道我们的徂先,我们的彝族,曾经有过这样的文化。第二是传播。人类社会现在处于地球村的状态,文化多元一体。那么,借网络这条信息高速公路来传播民族文化,就可以让更多的人了解个民族的文化传统和生存状态。在这方面,影像有着它独特的优势。所以,我想用影像从这两个方面来为彝族文化的传承和发展做些工作。

 


梁:最后一个问题:摄影在你的生活中占据什么样的地位? 
阿:作为一个从事本民族文化研究的彝人,文字与影像都是我工作的重要组成部分。一图胜千言,在影像实践中,我深深地感到一幅好的摄影作品,可以胜过千言万语。把自己的田野成果整理成文字,配上相应的作品,可谓桃李不言,下自成蹊。 
    摄影是我思想的直观表达,是我赖以进行民俗研究的重要手段。不论是现在还是将来,她都会伴随我的工作、生活全过程。在生活中,除了工作,我喜欢背着相机行走在乡间的小路上,让阳光照射着我的脸,感受那云卷云舒,纪录下那些苍凉,那些质朴,那些生动,那些美丽,那些时常让我魂牵梦绕的民俗事项。

 

采访后记:

    阿牛史日是四川大凉山的彝族同胞,他多年以来植根本土,用影像较为全面地、深刻地记录了本民族同胞的生活常态,为彝族史留下了许多珍贵的档案材料。阿牛史日的作品不仅具有档案史料价值,而且其中有不少图片是精彩的人文纪实摄影作品。他的拍摄思想、观念、经验、方法,将带给我们准备去拍摄民族人文题材的朋友许多有益的启发和借鉴。

 

梁国静/撰文 阿牛史日/摄影

                         《影像生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