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摄影是气度和眼光的修炼 许英龙专访
2014-03-07

 

   (X:徐瑞婧  L:许英龙,以下均是简称)

X:首先,可以介绍下自己吗?
L:大家好我叫许英龙,我刚从伦敦大学皇家霍洛威学院毕业。之前一直在英国拍照,是英国新媒体联盟成员,一名风光人文摄影师。其实我接触摄影也就是2012的事儿,当时朋友借我一台相机玩一玩,这一“借”一“玩”便对摄影越发爱的不可收拾,觉得拍照是一件十分开心十分有趣的事情。

 

X:听闻您去过很多的城市,能说说对令你映像深刻的城市的感受么?
L:我在英国留学期间,对伦敦是充满想象和情感的。这是一座充满古典和人情味道的城市,有韵味的建筑和热情可爱的陌生人,在这里拍照,即使每次都走过同样的路线,也都会有不一样的发现。无论你是任何角色,任何心情,任何背景,任何年龄,任何出生,任何种族,任何信仰,任何国籍,都能找到自由和归属感。这就是伦敦。

 

最好的时光

(8月26日 遇到你之后的时光都叫做最好的时光。)

 

X:在flickr看到您的作品,您用相机记录下了许多关于城市的影像?您最想通过您的作品向大众传达什么?
L:相由心生,我想大家看到平日匆匆生活中那些感人的温情瞬间。在“project 365”中,我给每张照片命名并写下简短的介绍,这是我对照片的诠释。每个人可能有每个人自己看到的画面,我想写下我自己的理解。也想让在各种平台上看到我拍摄的照片的读者感受到我每一天不一样的情绪,不一样的思考。

 

想拥抱你

(儿子结束了一天的学习,爸爸还没结束今天的生意。对不起,没能帮你检查功课,没太多的时间陪你玩耍,但如果伸出双手一直紧紧的拥抱你。)

 

X:关于城市印象我们可以拍建筑高楼、拍环境变化或者拍街景丽人。而您选择从人们所忽视的街头人物,这是为什么?
L:他们才是这个组成社会这个大诗篇的文字,每张照片每个人的背后,你都能读出一段故事。拍摄到了一张好的照片或者赋予一张简单影像更多的含义并不是我眼光独到,抓拍能力很强。是我每一次出去拍摄的拍摄量度很大,每天在外面拍摄至少两到三个小时,回到家以后再从大量的照片住精挑细选,细心修片,最后选择出一张满意的照片。

 

何处停

(11月5日 漫漫长路何处停。)

 

X:城市里的小人物,在您的镜头下,他们却有很强的震撼力。您是从何时开始关注城市里面的细枝末节?
L:我想到这一年之后我就要离开英国了,我决定每天留下这些画面,作为我,也作为以后其他在英国生活学习过的人的一份美好回忆。正是有了这个初衷,让我每次出去拍照的时候特别留意一些细节。之后我就开始了一个叫做“project 365”的拍摄计划,这是我在2013年坚持了一年拍摄的项目,每天一张,当天拍摄,为了记录自己在英国的最后一年,同时在此计划中也锻炼了自己的拍摄技巧。

 

等妈妈的孩子

(9月16日 期待的眼神焦急地眺望着远方,妈妈是要回来了吧!)

 

X:在作品的后边,我们看到你给影像作了一些简单的描述,有一种类新闻图片的形式。在作品中我们看到了有关于爱情的亲吻也有父子之间的温暖,对于亲情、爱情、奋斗、迷失等等这样一些的人类情感,你是怎么看待的?
L:目前来说,我认为我的个人摄影风格是:鲜亮,明快,温情。我拍摄这些照片的初衷在于想让每日奔波忙碌逐渐麻木焦躁的人可以安静下来,体会久违的单纯和快乐,让我们的心恢复对一切美好事物的敏感,对大自然的,对亲情的,对爱情的,乃至对人生和理想的。在“project 365”中,我希望通过色彩风格鲜亮,明快,整体情绪很温情的照片,我希望通过照片和大众进行交流,给读者一种温暖的感觉。

 

  牵挂

(12月2日 爸爸妈妈妻子丈夫女儿儿子……此刻你正在扮演人生中的哪个角色,哪个人在电话那边等候一句报平安的话语,你正在为谁而牵挂?)

 

X:您认为作为一个人文摄影师为了让我们的作品表达出自身的情感,该怎么做?
L:坚持拍自己所爱的画面,你爱的画面,就是你的内心。在国外,一个微笑,一个点头,一个眼神,就完成了简单的交流,然后你迅速的拍下照片。再微笑,点头,一切都那么的自然。回国拍摄的时候一开始还是很不适应的,有种不知道何处下手的感觉,所以看到我拍摄大多数为人的背影。还有一方面是,回国以后,发现大众都比较抗拒拍照,所以我改变了了思路,先抓拍几张,如果被摄者拒绝或者不高兴,我就给他们看看相机里面他们的照片,先让他们了解我们在做什么,并且尊重他们,那么大部分的人就不拒绝我的拍摄了。对于街拍来说,你越想得多,你越容易错过拍摄的时机。所以你只需要拍摄就好,不用思考。把思考留到拍照之前。

 

(8月2日 谁的裙摆,变成了画中的色彩。谁的色彩,渲染了巴黎的空气。这一副流动的画卷里,你我都是画中人。) 

 

X:现在一些人文摄影师通过摆拍,不断要求被拍主体做不同动作最后得到他们想要有的效果(特别是在一些偏远地区),这样的人文纪实方式,你怎么看待?
L:我觉得“摆拍”这些东西不是纪实了,我不喜欢这样方式得到的瞬间,很虚假。通过此获得的照片是空洞无力的,没有震撼到摄影师本人的影像是无法打动其他人的,会让人产生审美疲劳。而我更倾向于和被摄者交流,然后抓拍他们。在日常的环境里面,随意的溜达行走,然后找到特别的有趣的画面。

 

童心

(5月31日 当岁月渐渐老去,时间改变容颜。老太太眼里,前面的爱人永远都是当年爱上的那个男孩,那个单纯的爱机械爱折腾爱被关注的男孩。)

 

X:如果成为一个很好的人文摄影爱好者,您认为最应该做好哪一方面的工作?
L:随时把相机带在身上。而我在我的日常拍摄中得到的是更多细心的观察,更多对生活的热爱,让我坚持带着一颗有爱的心,一直行走一直拍摄下去。我们需要关怀周围的事物,当我们以人文精神及自己特别的眼光去关心时,到处都是可以拍摄的东西。

 

X:最后,能谈谈您接下来的一些计划吗?
L:回国之后我到了云南,我应该会长期的拍摄一些云南的少数民族的画面,记录下这些悠久美丽的文化。中间也会全球各种旅行拍摄,感受这个世界。

 

静止

(11月30日 车辆的轰鸣在这一瞬间静止,夜晚的华灯眩晕了我的眼,你是世界里唯一的焦点,在你吻我的这一瞬间。)

 

    更多许英龙摄影师作品请关注:http://www.flickr.com/photos/xuyinglong5/

                                http://weibo.com/xuyinglong 

 采访、撰文:徐瑞婧

摄影:许英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