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行走的力量是对自由的向往”刘潇然专访
2014-02-08

    刘潇然,国家中级摄影师,重庆摄影协会会员。 

 

 

(X:徐瑞婧  L:刘潇然,一下均是简称)

X:首先可以先介绍下自己吗?

L:我就是一个特别喜欢玩儿的人,很喜欢接触新的事物。在大学二年级的时候接触到摄影,当时觉得拿着单反到处拍照是件很酷的事情,所以慢慢的自己也涉足于此。之后在大学获得了一些艺术奖项,自己的技能和审美都有所提高,我开始发现摄影能带给我的很多东西,是一种最求自由的享受。这一点也是之后我无数次踏上旅途的原因。

 

X:在空余空闲的时候,您几次进入四川甘孜阿坝州,这几次的摄影之旅您最大的感悟是什么?

L:我三次进入川西线,第一次到了新都桥,第二次走到了稻城亚丁,第三次去了色达,一次比一次走的更远,并且感悟都不一样。我发现每一次的“行走”都能让我从新的角度去认识身边的事物,或者每一次旅行都使我用另一种方式去体会生活。第一次去的时候比较盲目,没有什么目的性,只是为了采风。之后几次,好像有种莫名的人文力量牵引着我更深入的进近这个地方。最后一次进川西,一开始是为了拍摄更美的影像,但到了后来我觉得这样的摄影之旅是对我平时的城市生活状态的改变。

 

 

X:您觉得生活在城市的习惯和“行走”在外的生活最大的不同在哪儿?

L:三次的川西之行给我的感觉是每一天都在追寻新的生活。在城市里,好像每天都在重复一样的作息,面对高楼和拥挤的路面,感觉自己活得很迷茫。城市狭小的空间,巨大的压力,机械的生活方式和复杂的人际关系都让人很少真正的去感悟生活。人们越来越忽略一些情感的认知和表达。而在川西线上就和我在城市的状态完全不同,我所看到的景色是干净纯粹的,在旅行中不论是“驴友”还是“摄友”都带着一颗追求最美事物的心来到这里,所以我们之间的交流是直接的,令人舒服的。

 

X:在川西线上最特别的人文力量在哪里?

L:我觉得是虔诚的佛教信徒。这样一群藏民给我带来很大的感触,他们内心所包含的信仰是可以包含整个天地的。只要我们心怀信仰就可以去往自己想去的地方。在川西线上我收获到的是一颗追求自由的心,我觉得每一天的生活就是“活得真实”,我很享受那样的状态。当然,我觉得我的图像作品能够表达我的内心的“自由”。

 

 

X:您认同“心和身体必须有一个走在路上。”这句话吗?

L:认同。如果心和身体都不动了,那么你就是一个“死去”的人。我认为思考和运动都是必须的,两者并不相矛盾。对于我来说,行走在路上去寻找最美丽的风景,再通过我的图片去记录下这些风景,这是我所享受的摄影方式并且乐不此彼。心和身体的旅行,对我的影响也是很大的,可能我本身就是一个追求自由的生活方式的这样一个人,面对开阔和壮丽的风景让我每次都有直敲心灵的震撼。能表达这种“震撼之情”的就只有我的影像作品。

 

 

X:您认为作为一个风光摄影的爱好者最重要的是什么?

L:寻找风景是摄影的前提。就风光摄影来说,寻找风景就是最困难和重要的过程,找到好的风景你的摄影就完成了九成了,再等待一个好的时机按下快门。比如像之前欧洲一位摄影师为了拍摄自然界的星轨图,他就在草地七天七夜不眠不休直到完成作品。我认为这也是我们这群喜欢摄影人的一种“付出”吧,而作品出来以后一种成就感就是好的回报。

 

X:停一停,走一走,什么动力支持你一直行走为你的作品寻找最美的风光?

L:旅行就是一个让上瘾的事。对于我来说背上我的相机镜头去往不同的地方已经成为了我的一种习惯,想吃饭喝水一样,摄影成为我生活很大一部分,如果很久不去拍拍片就手痒。我觉得我像是一个虔诚的佛教信徒一样,而最美的风景就是我的信仰。每次整理照片的时候,我总是认为最美的照片一定是下一张。我拍摄影像的力量太小,没有办法把大自然真正的魅力全部展示,可能我呈现的只是很小的一部分,所以,我把更多的期待放到了下一段旅行之中。

 

 

X:能讲述一段在藏行线上最印象深刻的摄影经历吗?

L:2012年的时候,我第二次踏上川西线的旅途中在新都桥姐妹垭口,有一天晚上我独自在一个拍摄地点准备等待傍晚的降临来拍摄贡嘎山。可能是拍摄经验不够,前期准备并不充分,结果那天天气骤变转为大雾,气温骤降为零下,三脚架都结了冰。到了晚上我一个人行走在零下几十度的路上并且迷路了,身上没有带任何的水和食物。就在我手脚全部结冰绝望无助的时候多亏被重庆一队的驴友找到,被抬下山时手脚全部冻伤,但是,这样为拍摄好作品而“负伤”是值得的,因为在此之前我拍摄到了佛光,藏民说能看到佛光的人是与佛有缘的人。佛祖会指引我并且给予我希望,我一直在享受拍摄以及“遇难”这个过程。

 

 

X:风光摄影带给你最大的收获在哪里?

L:我觉得是给我这颗寻找自由的心一个“归宿”。因为自己有时间去追求和发现新的事物,开阔了眼界,对于相同的事物有了不同的认知,然后心灵变得更通透了。我一直不好意思拍人,和人的对话太难情感太复杂,但是我和风景的交流就很简单,只要我舍得花时间去寻找,去等待一个最美的时刻来记录。那么一个风光就能表达我这样一个虔诚且自由的心。“在山水之间,有一份信念,是静默无言,在佛塔之间,有一条经幡,是为你牵挂。”这是就是我的信念。

 

 

 

采访、撰文:徐瑞婧

摄影:刘潇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