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到处都有需要我们去发现”王锋专访
2014-01-23

  王锋,四川摄影家协会会员,现任四川摄影论坛微距摄影版版主。

 

 

   (X:徐瑞婧  W:王锋,以下均是简称)

X:首先可以先介绍下您自己吗?

W:我叫王锋,65年出生,我85年开始参加工作,至今差不多30年。摄影是我平时的一大爱好。我差不多是在参加工作以后就开始接触到摄影,那个时候还没有数码相机,就是富士胶片相机,觉得摄影十分好玩。之后相机遗失,再加上工作原因就放弃摄影了,直到2006年买了单反才得以“重抄旧业”。

 

 

 

X:摄影如把它分门别类的话,有很多种,例如风光摄影,人像摄影,纪实摄影等等,为什么您会特别关注微距摄影,有什么契机吗?

W:摄影的题材很多,之前一开始我什么都拍,但由于工作原因,很少有时间可以跟摄友一起参加活动。之后我发现拍微距的话就会很自由,例如平时单位活动,出差,我就可以利用空隙时间,自己一个人就可以去拍摄。时间一长,觉得利用节假日去拍摄昆虫,成为了我的一种生活方式,这种拍摄随意性很强,自由,局限性又比较少。拍摄微距,你会发现很多平时被忽略的东西,例如一只蝴蝶从你眼前飞过,你根本不会去注意它,但是通过镜头来呈现,蝴蝶就呈现出有一种别样的奇妙的美感,这一点很吸引我,从而开始了微距摄影之路。随后,又在网络上交到了志同道合的好友,更有了拍摄的动力。

 

 

 

X:您认为通过镜头观看到的这个微观世界和用肉眼看到的有什么不同?

W:就是惊异和奇异的感觉。大自然就好像一个造物主一样,如果是人类的话,要通过很多非常复杂的设计才能够得到一些富有美感的图案。但是在昆虫身上,它那些美丽的图案完全是大自然创造的,一种纯天然的美感让人觉得奇妙无比。这样纯天然的美感是肉眼无法看到的,但是通过镜头就可以观察到,这让拍摄者兴奋异常。

 

X:曾看到过您说,美到处都有,只是缺少发现。那么您是怎么去拍摄这些细小的美的?

W:微距拍摄本身就是一个细致的工作。首先需要个人的性格就是比较安静的,现在大多数的微距摄影爱好者都是年龄层次比较高的人群,这类人一般是比较沉稳的。其次的话需要拍摄者留心观察,美是到处都有的,关键是你怎么去发现并记录它。再者需要我们有一定的知识储备,通过书籍等方式了解昆虫大致的习性、生活环境和生长状况是非常重要的。其实拍摄不难,是一个熟能生巧的过程,但是“发现”这个过程却是十分艰难的,平时知识的积累就可以缩短“发现”的时间,然后你才能投入更多的精力去创造一个作品。

 

 

 

X:如果要进行微距的拍摄,前期应该做一些什么准备,后期图像又该怎么处理?

W:前期,首先专业的设备肯定要添置的,如果要拍微距,最好是专业的微距镜头。如果在野外山区拍摄的话我认为需要有对讲机,呼救哨和急救箱。因为野外的环境和状况是十分复杂的,准备这些东西以备不时之需。如果从微距拍摄的方式上讲,每个人拍摄的手法和拍摄的风格都不一样。例如:有些人喜欢在白天拍,有些人却喜欢晚上。有些摄友喜欢野外拍摄,但现在有些摄友也喜欢把昆虫捕捉回去,自己搭建一个“摄影棚”给昆虫摆拍。我个人喜好是纯天然的拍摄。后期处理的话,我一般还是要使用photoshop处理的,数码照片拍摄本身就有一定的局限,未处理的照片是灰蒙蒙的,这就需要我们做一些简单的调整。但是有一个原则,昆虫本身的色彩是不能变化的。我个人觉得,在生态摄影上,你可以为了画面的美感适当改变背景的颜色,但是昆虫这个主体的色彩是不能变化的,一变了它完全就是另外一个东西,或许它的物种都变了。

 

X:如今城市化建设加快,人造坏境越来越多,导致能拍摄到自然生态的动植物越来越少,那么平时您都去哪里拍摄?

W:对对对,这确实给我带来很多的困扰。这个问题从我一开始做生态摄影就慢慢有所体会了。拍摄的时间越长这种体会就越深,而且我们拍摄的地点越来越难找。这个都和我们环境,城市建设有很大的关系。现在一般情况下,我们都去往山区,城市远郊等地方进行拍摄,像城市近郊都找不到这些昆虫了,更别说城市的一些人造公园,昆虫几乎绝迹。这样的现实情况也让我们拍摄也受到了很大限制。

 

 

 

X:作为微距摄影师,长期与动植物打交道,有没有使您特别关注现在的环境问题?

W:我们和摄友包括一些的昆虫分类学家在一起都有所交流。我们都非常认同一句话叫做“人进虫退”。昆虫有自己本身的生存环境,人类侵占了它的环境以后,它就开始慢慢的“消失”,最后找不到它们的踪迹。作为我们一般人,大话都不好讲,只能说尽可能的从自己做起,保护环境。我们喜欢生态摄影,所以在拍摄过程中,就不要去做破坏环境的事情,对得起自己良心,然后再感染周围的人。如果真的喜欢自然,那么作为一个个体,我就做好自己,爱护自然。

 

X:如今我们居住的环境产生了巨大的变化,有很多物种慢慢的走向了灭亡,这样可能对你的拍摄也产生了一些影响,作为摄影师您对于这个问题怎么看?

W: 我觉得现在作为一个爱好生态摄影的摄影爱好者来讲,现在这个大环境我们是逆转不到的,那么只能是通过自己的镜头,尽可能的多拍一些,多记录一些。然后,通过各种媒介来宣传这个东西,向别人展示生态环境中的美,展示昆虫的美。自然是一种神奇的东西,希望我们所做的这些事情可以唤起大家心底的环保意识。

 

 

 

X:微距拍摄是一个十分考究耐心的事情,能分享一次您最印象深刻的拍摄经历和最满意的作品吗?

W:对我而言。说不上有最令我满意的作品,因为我总是期待下一次能够拍摄到更满意的作品。自己以前拍摄的东西可能都有一点审美疲劳吧,总是觉得下一部作品才能够让自己最满意。讲到最印象深刻或者最惊险的拍摄经历我有两次。第一次是在07年夏天,我和摄友一起前往马边彝族自治县的山区,有一天一大早,我一个人出门拍摄,在山里面看到一堆蝴蝶很漂亮,为了找一个合适的机位,我就爬到一个大石头上拍摄,准备换一个位置的时候,不小心就从石头上面掉下来,下面是溪流,河里的大石块正好碰到了我大腿后面。最后我这个部位将近半年都是皮下出血,淤青的,不过幸运的是没有伤及骨头,没有骨折。还有一次是我在西双版纳进入了“游客止步”的区域拍摄,走着走着看到前方离我差不多两米远的树枝上挂了一条毒蛇,当时吓得我全是起鸡皮疙瘩直冒冷汗,丢了相机就往后退,直到看到那条蛇慢慢爬走,才敢上前捡起相机返回。

 

X:拍摄了很多优秀作品之后,摄影给你带来了最大的收获是什么?

W: 简单两个字就是“快乐”。我们只是摄影爱好者,玩这个摄影纯粹就是一种休闲娱乐的方式,一种业余爱好。摄影给我带来的更多是一种交流,通过分享图片和广大的摄影爱好者交流经验,然后自身得到提高。

 

 

 

X:如果每部作品都是摄影师与读者的一种交流,那么您希望通过您的作品传达一个什么理念?

W:拍摄微距,每个人都有不同的方式,每种方式上都存在一定的争议,一开始初涉这个领域的人,大多数拍摄的作品就像标本一样,一个大的昆虫,把细节展示的淋漓尽致。后来他们慢慢会发现昆虫的某一个部分特别漂亮,进而转到拍摄昆虫的局部,甚至一些模仿外国的一种摄影方式叫做“显微摄影”。这种摄影就是把昆虫的某一部分无限放大,例如拍摄蚊子吸血,把蚊子像吸管一样的嘴巴拍摄的和水管一样粗。当然这些拍摄方式无可厚非。而我从06年开始接触到微距摄影至今,我想拍摄的作品希望是唯美的,我想传达是的一种纯天然的美,这是我对美的理解。希望通过我拍摄的图像可以看到一种以昆虫为主题的自然的美。这样的美不仅仅是画面的唯美,还是有一定故事性的。这是大自然给我们讲的故事,关于昆虫世界的故事。

 

 

 

X:最后能谈谈您下一步的摄影计划吗?

W:计划的确每年都有,但由于工作、生活的一些原因很多计划都不得不搁置。现在我们网站版主还是需要组织一些活动,周围的摄友也希望我们组织一些外拍的活动。我自己也想拍一些东西,希望自己可以利用年休假的时间找个安静的环境经常作品的拍摄。今年夏天我就计划去广西去,安心的同摄友一起进行创作,希望这个计划得以实现。

 

更多王锋老师作品请关注论坛“微距摄影”板块

附:http://bbs.sctv.com/thread-288238-1-1.html

 

  采访、撰文:徐瑞婧  

摄影:王  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