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舒崇福“世界,因你而存在”
2013-12-27
    有这样一群人,他们还不太被摄影界所熟悉,但他们运用了一些新的拍摄方法进行着实验性尝试,也许并不成熟,不够完善,但却以新的视角和异样的镜头语言,带给我们新的感觉和启迪。

 
   
    今年59岁的舒崇福,是成都军区政治部电视艺术中心主任,也是一位导演。他导的电影、电视剧、纪录片等,十多次荣获国际、国内、全军大奖。拍摄电影、电视是需要一个团队的共同努力完成,同时也会被市场等因素所捆绑和限制,而不能充分表达自己的观点与思想,为此舒导内心很痛苦也很挣扎;他需要有一个出口,可以独自抒发自己内心的情绪,于是他寻找到了照相机,这个与电影机、摄像机最接近的工具,就像一墙之隔,而他翻墙进入摄影领域,这样的跨入,成为他的优势与特点。

     两年前,舒导参加了一个摄影班,认真地学习摄影基本知识。之后的拍摄,他开始按照自己内心的感受,运用摄像的方法——放慢速度、开启快门、移动镜头,有时还会从一个画面移动到另一个画面,这在摄像中叫“起幅”与“落幅”。他把自己的这种拍摄方法叫慢纪录,是另一种认识论。他以这样的方法拍摄了一系列的图片,有独自挣扎的自拍像,有各种路上的行人,有动物小猫体育足球等。我们选择了舒导的一组“人性密码”展示给大家。

     “人性密码”是舒导运用慢纪录这种想法作为他拍摄的支撑,思考自己对所有感受时要的那个点,去研究人类的复杂性,表面与实质的不同,探索如何既拍摄了具体的人,又能抓到人内在的灵魂。在进行了一段时间的实验拍摄后,他总结得出:只有破其形,才能摄其魂。



崇福:
    从事与影像密切相关的影视编导工作二十余年,虽然随时都在与各种电影机,摄像机打交道,但从来不会摆弄这些机器,甚至不知道这些机器的开关在哪里,直到有一天,深感创作者的个体表达已经被商业化、娱乐化后的影视世界彻底抛弃的时候,我想到了摄影,这个对我来说纯粹个人化的行为。因为个体表达,话语权,是一个创作者存在的全部意义。

    一个人的心灵,无论他跳动得多么强劲,大概都是需要找一个平静的、安详的地方存放的。特别是在现在这个充满竞争、焦虑、狂躁、不安、甚至到处是敲诈、勒索、陷阱的时代。学摄影,对于我来讲,就是寻觅那个可以存放心灵的圣地。

    世界以它自己的方式存在着。我们习以为常看到的世界,是它与人相关联的世界,也就是说是以我们人为标准,用人的眼光看到的世界。但世界并不只存在于这样一个面貌,如果我们钻进一条毒蛇,一只蜜蜂的眼里,世界将是另一番景象。科学已经证实,世界是个多面体,是以它与某个观察者、相关联者的存在方式而存在的。经典摄影术为我们提供了人看人、人看世界的方法。但是,我们在现实中切肤感受到的人,远比我们看到的人要复杂、多意、诡异、混乱、虚无得多。有一天,我突然发现慢门是窥视这些人性谜境的钥孔,于是我恋上了慢门。

    慢门于我不是一种技巧,它是感知、解读世界的认识论和方法论。在慢门下,我看世界的眼光由看瞬间,变成了看过程;由看单面,变成了看多面;由审表面,变成了看内核。世界在我面前呈现出更真实、更丰富、更可信的面貌。

    在生活里,世界因我而存在。

    在摄影里,世界因我的慢门而存在。
 


   



  

撰文:舒崇福、吴燕子            
摄影:舒崇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