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摄影的灵魂重在创意” 王伟专访
2013-12-13
“ 摄影的灵魂重在创意。” “ 要想与众不同只有首先折磨自己。”——王伟
 
 
王伟,中国摄影家协会会员,四川省摄影家协会会员,泸州市摄影家协会副主席。

     

    (Y:喻言 W:王伟,以下简称)

Y:我看过您拍摄的一组关于泸州老房子的作品是在1990年,您的拍摄是早在90年代之前就开始的了吗?请先介绍一下您的摄影经历。

W:对,当时我还是搞美术的,因为我对泸州老房子非常感兴趣,尤其是泸州的巷子我写生了很多,后来我的一个台湾亲戚回来后送了我一台尼康FM2,便开始了对摄影的兴趣。最开始是用相机拍摄我钟爱的荷花,经常下乡到乡间的荷塘里去寻找莲的心事,坚持了无数个春夏秋冬,当地的老乡们跟我取了个奇怪的绰号“荷塘疯子”。



《我为老房子找到了家》

 

Y:那您认为美术作品和摄影作品的表达方式的区别在哪里呢?二者表达感情的方式一样吗?

W:美术是可以随心所欲的,自己想画什么就表达在画面上,而摄影必须按照现实的东西来直接的反映。美术是一种加法,而摄影一种减法。具体来说,美术可以按照自己的想象来随意的添加,而对于摄影来说,你看的东西是很丰富的,但你要选取你最满意的地方,把繁琐的东西尽量地简化,并寻找到趣味中心。其实,从一开始,我是很讨厌、反感摄影的,觉得摄影没什么意思,只是简单纯粹的反映。后来,深入了解摄影过后,才发现,其实摄影比绘画能够更进一步地表达感情。

 

Y:我知道您对莲花这一个意向是情有独钟,听说您为了拍摄莲花二十年如一日地到乡下去拍摄?是什么支持着您这么做呢?

W:其实我最初爱上莲花,是因为席慕容的诗《莲的心事》。诗中所描写的莲花就仿佛是一个像林黛玉那样伤感多情的少女。我被深深地感动,所以决定了莲花的拍摄主题,要拍她的生死之美、温婉之美、伤感之美、拍摄她在阳光下灿烂的笑容、要拍她在微风中害羞的微颤。其实,这个时候,莲花同时也是我心中的少女的形象,她不仅仅是拥有外形的美,她还是有情感的。这也让我想起了我的青春时光。



《无缘的你啊,不是来得太早,就是来得太迟》

 

Y:您的摄影作品中既有宏大的史诗性的作品,如您今年拍摄的《相濡以沫 天长地久》专题,十分令人感动,又有清茶般淡雅的小品,如您最近的作品《梦中的温泉寺》,你是怎样看待这两种类型的作品的表达方式的?

W:《相濡以沫 天长地久》的表现方式是以纪实味的图片故事来反映老人的爱情故事,让镜头语言尽量朴素些平凡些,捕捉他们的眼神和肢体语言来传达他们细腻的情感,然后将他们集结成系列作品,这样的画面就更加具有耐看的说服力。

   然而《梦中的温泉寺》的表现方式是却以一种淡雅清新的画意方式来传达作者梦中般的心绪,让画面充满一种诗意,一种心绪。所以每幅画面都用一种统一的冷调子来传递,虽然是小品,我却想把我看到的东西拟人化,细腻化。让一花一草,一树一物都尽量充满着情感。

 



《梦见温泉寺》

 

Y:在您拍摄过的那么多的宏大的专题中,您印象最深刻的是哪一个呢?为什么?

W:我印象最深刻的应该是2008年创作的《我们都要参加奥运会》百图专题,这一个专题耗费了我近4个多月的精力,当时由央视网和搜狐网举办的全国摄影大赛要求反映奥运在我心中的内容,我很想参加,但却有着非常大的压力。因为我在泸州要表现体育这方面内容的专题的确没有非常突出的题材,如果参赛可能连入选都很困难,经过苦苦的思索和构思,我想以青蛙来当主角,让它们来演绎我们都要参加奥运会的心情。以这种创意来求得独一无二,吸引评委的眼球,于是我在乡下邀请了4,5只青蛙小心翼翼的带它们来到了工作室,然后进行素材拍摄。并通过拟人化的手法为这几只青蛙拍摄了几十种不同各样的姿态,最后在PS的设计中完成。我想奥运会在中国举办,不单单是体育的盛世,它会从各方面给我们带来进步的意义,于是我天天看新闻,了解时事,了解奥运给我们生活中带来的好处,最后终于拍摄制作出了100幅系列专题,而这100幅专题全部是用闭门造车的方式完成的,通过拍摄我觉得拍几幅容易,但要拍出100幅真的是需要挖空心思,将所有奥运的综合元素和不同的表演形式融为一体才能更显说服力。后来这组作品在此次影赛中获得了三个大奖,所以我觉得好的摄影作品的灵魂重在创意。



《我们都要参加奥运会》

 

Y:像这样史诗性的鸿篇巨制,往往不是一蹴而就的,您通常是经过长时间的准备酝酿呢,还是涓涓细流自然汇集成江河这样的方式呢?您说您在长篇的专题摄影中“喜欢自己折磨自己”,为什么这样说呢?

W:有的时候专题的确需要靠涓涓细流的积累和一时的突发灵感和激情这种方式才能得到累并快乐着的动力。折磨自己是为了突破自己,我为什么喜欢拍100幅的专题呢,就是想在观念上形式上内涵韵味上表达不同,只有不同才有新意,尤其是100幅作品不同的命题对我作品的表达最能传达一种尝试标新立异的感觉和接地气的生活气息。摄影难,难就难在人人都会,要想与众不同只有首先折磨自己。

 

Y:您有许多的纪实作品,如《为百名环卫工人定格笑容》、《一个死囚的最后瞬间》、《一位残疾母亲的梦想》等等,今时今日,我相信摄影对于您来说已经不仅仅是为了记录,您想通过摄影更多地传递什么呢?

W:一种赋有生活气息的人情味,让我们在人情味中得到一种美的升华,美的表达和美的追求。这种美来源于生活,但它表达的内涵却应该高于生活。也就是说,纪实作品要让读者在耐看中得到启迪。

 

Y:您的大部分作品都取材自四川本地,正如您自己所言“天天都想冲出去,天天都在坚守本土摄影”,您怎样看待这样的“走出去”与“留下来”?

W:“天天都想冲出去”的感受是想看到外面的天,外边的世界。因为,我是一个经商做生意的人,首先要维持自己的生存,当看到影友们拍摄的名川大山时,那种色彩、那种天空,总是让我羡慕不已,但又总觉得糖水味太浓,太有复制的感觉,缺少回味。于是,我坚信,坚守本土的摄影才是最有意义的,才是最新的,才是最难的,才是最能提高自己的。因为我体会到,只有身边的才是自己最能了解的。我觉得我们川南的许多风景就很有意思,我就拍摄了大量的关于丘陵、瓦房、竹子和田园的作品。



纳溪非遗《斑打狮子》

 

Y:那您觉得本土摄影它的“难”是难在哪里呢?

W:因为本土的东西都是我们身边日常所见的东西,天天看到会产生审美疲劳。所以,我们要用不一样的观念,去挖掘本土摄影的文化内涵。本土人文是有时效性的,许多东西转眼就消失了,因此我们要用我们的镜头的去记录下我们的川音川味。

 

Y:对于本土摄影,您一直在“坚守”的又是什么呢(我相信您坚守的不仅仅是本土摄影,而是其背后更深层次的东西吧)?

W:我想,我坚守的应该是自己的一种心绪和情感,无论什么形式的作品都离不开一种深厚的文化底蕴。那种感觉,如果用颜色来比喻的话,那就是一种深沉、朦胧的绿色,你需要慢慢地看慢慢地嚼,才能发现更加丰富的细节,更加冗长的韵味。



《叙永百年的吊洞砂锅》

 

Y:我知道您拥有自己的工作室,同时还在泸州摄影家协会工作,但是您还是一直坚持拿着相机到基层去摄影?您这么做的动力是什么呢?

W:其实开摄影工作室的目的,就是为了以摄影养摄影,从严格意义上讲,做生意我是失败的,搞摄影创作我总是充满着一种牛劲儿。拿着相机到基层的动力就是,寻找生活的源泉,创作的灵感。

 

Y:最后,您对各位摄影爱好者、学习者,有什么建议呢?

W:现在是一个全民摄影的时代,人人爱摄影,人人都会摄影,我觉得对于器材这方面真的不要太过于追求高端上档次的奢侈品,学摄影首先要学会看,看出名堂,看出板眼儿,看出文化底蕴来,尤其要加强综合素质的提高,一幅成功的作品,最关键的,不是在于器材,而是在于器材后面的那个头脑。


 

采访/撰文:喻言  摄影:王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