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寻尘影中的自我 《影像生活》李俊访谈
2013-11-15
   (C:程卓L:李俊以下简称)
  C:李俊我们知道你是现今成都一位颇具代表性的、用影像来做艺术的一个艺术家。我想问一下,你是怎么跟影像,摄影这种方式结缘的?因为据我所知,好像你大学的教育并不是这个专业。
  L:对,大学的时候是学新闻。可能是比较喜欢电影的缘故,在大学里,电影是我的一个最主要的和艺术接触的方式。正因为喜欢电影,开始拍一些照片,后来可能是个人性格的关系,以及我理解媒介的方式的关系,所以,最终没有走到和电影相关的工作岗位,而是从事了摄影。
 



  C:你自己认为,你正式用摄影用影像这种方式来做事儿的话,是哪一年呢?
  L:如果说从我开始对媒介有一种自觉的话,那么大概是在2004到2005年。当时正好是拍一组《川戏》,我突然对于媒介,甚至说是艺术的表达有了一种自觉。应该是从那时候开始的。

  C:在我的印象里面,你拍摄《川戏》是坚持了很多年对吧?
  L:对,那个时候起初是给一个杂志社拍摄这个东西,相当于是媒体报道的一个方式。越往后拍摄,自我的表达就越来越多。从而对于这种方式的自觉也越来越明确。当时媒体的报道半年就结束了,而我总共拍摄大概有六年的时间。

  C:拍摄《川戏》这个事情对于你,从媒体的工怍,到成为你自己想要继续接触,拍摄。这背后的动因是什么?
  L:我现在没有办法给出一个很细的说法,因为这是一种很朦胧的感觉,我拍摄《川戏》,慢慢的自己投到里面的感觉越来越多,这是不自觉的一种变化,一种转向。刚开始是一种感觉,后来就成为了一种自觉。就是说,我一定要表达自我。这不是一项任务,也不是一篇报道。纯粹是一种表达自我的方式了。我是很难明确解释这种变化了,但是的确某一个时间段会产生的。从严格意义上来说,我后期已经不再使用纪实的手法了。除开为媒体拍摄的那些照片,我一直觉得我的照片都不纪实。因为这个里面有很明确的主观臆想存在,我纯粹是为了情绪的表达,并不是说要记录他们的生活状态。所以,我不太认为,这是一个纪实的作品。

  C:那么能不能这样理解?你是通过拍这些川戏的演员,通过他们的形象,以及他们所处的环境,这样人物和空间的叠加,表现自己内心的情绪。他们是川戏的演员,也是你表现内心世界的符号。
  L:对。他们变成了一个媒介,或者说一个中介,这样的一种角色。到了后来,我对于他们的生活现状并没有太多关心。作为纪实摄影师,投入很多感情去表达你对他们生活状态的关心的话,对于我来说,不是重点。

 


某个女人留下的


  C:你花了六年的时间未追踪一个专题,作为一个摄影师来说,这种坚持是特别不容易的。能不能谈谈你2004到2005年影像观的变化。2012年你在大理国际影会展出的作品《无常时》,一些非常安静的,似乎被时光遗忘的角落,角落里的静物铺满了灰尘的画面等等。这种作品风格的变化背后一定有你摄影观或者艺术观点的变化吧?
  L:这确实是一个很剧烈的变化。从某种角度来说,这样的变化在旁人看来可能越来越观念化了。我觉得摄影的本质还是记录,但是它应该有更大的一种表达,包含更多的可能性在里面。所以,对我而言不管是用它来记录一群人的现实生活现状,还是记录自己内心的状态,或者是艺术手法的更进演替,可能性都是存在的。从我的照片里面,很明显能看到艺术观点的变化。我觉得我自己还没到可以坐下来仔细回顾自己的东西那样一个时间段,我还是需要更多的作品,才能看出发展的轨迹。

  C:从刚开始相对具体、具象的,比较少的将自己感情融入进去的川戏,到后来那种非常主观的川戏演员的形态的出现,像你说的,他们已然成为你内心的演员了,他们在黑暗当中,也就是你在黑暗当中。或者这样说,他们站在那里,和你站在那里,似乎是一样的,代替了你非常内心的一些想法和情绪。但是从作品的表象耒说,还是具象的东西,比如我们能看出来,这是一个具体的人,站在一个具体的空间里面。虽然我们在读解的时候能感到那种抽象的意味,你是怎么看待摄影中的现实与抽象?
  L:其实关于摄影和现实物体的关系,由于摄影有局限性一一不管它多么抽象,都是记录现实里的一个东西,都是通过具象表现抽象。当然在当代艺术里边很多抽象摄影,那是另外一些极端的方式。我对于摄影表达抽象能走到什么样的地步,一直是很感兴趣的。《无常时》里面有很多具象的物体,但其实也有很多抽象的物体。虽然图片说明里面,我拍的是一个杯子,一个酒瓶,但是你不看那个图片说明的话,照片里所呈现的是一些圆形,方形之类的几何形体。所以我的那些照片也是非常抽象的,就是从照片本身的一种表现形态来说,它纯粹是一种抽象表达,你可能要通过图片说明才能明白,那个地方到底是什么东西。我的照片实际是有两种倾向,有非常具象,你能够看出来具体形态,而另外一种是看不出来的,我觉得我有这种多面性的感受在里面。

  C:你在创作作品的时候,或多或少,有意识无意识地在摄影的本质的纪实的前提下,对摄影的抽象表达的极限做一种实践和探索?
  L:在具象和抽象之间有一种暖味的关系,这个是我比较感兴趣的。月我的照片来说的话,就是它既可以是非常抽象的,也可以非常具象的。在中间游弋的空间是不明确的,这个很有意思。

  C:做《无常时》这组作品的时候,应该是你把自己关在工作室里面很长时间。
  L:是在家里。

  C:你是怎么有这样一个呈现方式?是怎么萌生的灵感?把我们生活当中习以为常的这些小的物件,以及不会去关注的小角落,放到你的创作思维里面。
  L:这个可能和我的生活状态有一定的关系。我不太喜欢做清洁,当时又因为我在中央美院读书,房子空置了很长一段时间。等我从北京回来,家里没做清洁,就发现了这个东西。我觉得很有意思,能够打动我,能够看到生命在当中的循环往复,以及与国家建设、人的活动所产生的一种关系,所以我就把它拍了下来。与现实生活状态有一定关系。

  C:你刚开始喜欢影像,是基于对电影的热爱,到现在用摄影来进行具体的艺术创作,能不能谈一谈对你影响比较大的摄影师?
  L:在不同的时间段,其实对我产生影响的大师很多。从我的作品可以看得出来,从前期到后期有一个不断地变化,这样的变化也显示我喜欢的艺术家对我的影响。从最开始在媒体里,肯定是喜欢马格南,然后到新纪实风格的一些作品,阿勃丝,再进一步就到了当代的一些摄影师,比如说像托马斯•鲁夫,这种变化是一个很有趣的现象。在我看来,艺术是不断在变化的,所以你需要不断地去发现当下时代的新的媒介和一些新的看法。你要跟随这种变化.如果你老是固守在以前的一种想法的话,你会很快发现自己缺乏一些新的感受和新的解读。所以我是不断地在尝试用新的东西来做一些新的表达。

 


忘了开哪一把锁


  C:包括你刚才举的这些曾经影响过你,或者现在正在对你有影响的这些摄影师,他们有一受困007  个脉络,是从传统的马格南的经典纪实,到新纪实,它是对摄影题材本身,或者是对纪实本身的一个拓展。这好像很符合你的艺术观,正如你正在做一些实验性的东西,在探讨一个可能性的东西,那又往后发展,到了托马斯-鲁夫,他可能用一些新的元素、新的手法和影像结合起来。你认为是不是吸引你的,或者对你有影响的这些摄影师、艺术家,他们也在做一件非常重要的事情,就是艺术语言可能性的探索,虽然有时候并不以审美为目的,完全是以语言的可能性做探索?
  L:是,你说的这个我比较赞同。语言的这种变化并不是说和审美画等号的,我觉得你说的这个问题其实是一个非常重要的问题。因为中国当代的摄影,不光指艺术圈,也包括在传统摄影领域创作的这些人,摄影语言的变化和自觉是一个很大的问题。对于大部分人来说,特别中国摄影师,他们没有意识到在中国的摄影中,语言是很缺乏的。而且他们也没有意识到在整个摄影史里面,摄影语言是非常重要的推劫摄影史发展的动力,相当大的一个动力。很多时候,我们在撰写摄影史的时候,包括艺术史,都是需要通过语言的变化来判断哪些人、哪些流派对于艺术发展的重要性,所以这是当代中国摄影相当缺乏的。我们现在更多的还在强调摄影和现实发生关系,摄影一定要对当下的社会产生影响。当然我不是说这个不好,它只是作为存在的一个方面,不能压倒了其他的一些方面,不然就很可怕了。一来就要求一个宏大的主题,社会题材,把它作为摄影的本体语言发展,这其中的很多问题给遮挡掉了。而且在评论界,包括知识文化界,都没有重视这个问题。甚至艺术界,很多时候我们听到一些所谓的知识分子对艺术的批判,指责他们不关心现实,不关心当下。我认为艺术家有责任,有权利来做自己的探索。

  C:是不是市场的动向也会很大程度影响艺术家的创作呢?
  L:我现在可能是处在一个比较关键的转折点的位置。就是说旧的东西已经完全被打破掉了,然而新的东西刚刚才建立起来,但是这种新的东西建立起来之后怎么样继续往前走,这个可能是要花费更多时间和精力来好好思考的一个问题。我个人看法是所有优秀的艺术家终于都要回到自我的情境里面去,都要从具体的、外在的物体,走向内在的情绪。不管他是表现宏大的翘材,还是微小的题材,多少都会带着自我的一种强烈情绪,我觉得这是一个必然。你如果想用这个工具来表达自我的话,你必然会从外在的东西走向内在的东西的表达中去。这个不光是摄影,所有艺术都有这样的问题存在。    


李俊履历

2013
实相:2013第五届三影堂摄影奖三影堂摄影艺术中心,北京

2012
新星星艺术节,三川当代美术馆,南京
《首个展览》项目个展,上海艺术博览会国际当代艺术展,上海
《中产阶级拘谨的魅力——当代中国观点》,易雅居当代空间馆,台北
《蜀中有影》,大理摄影节,大理
《执像——中央美术学院设计学院摄影专业学生作品19人展》篇九届中国摄影艺术节

2011
《别的东西,别的美—一设计师与艺术家邀请创作展》,西村艺术机构,成都
《无常时》个展旌州国际摄影节,连州
《春游记——李俊、赵洋双人展》,今日阅读书店,成都
《纵目II-成都当代摄影展》,7788艺术空间,成都

2010
<芒果/李俊/易鸿/甘霖——四人联展》,弘文书局,成都
<错位-2 010当代影像交展》,四川美术学院版画系,重庆
《就在眼前-2 010成都当代摄影家邀请展》威都国际影像艺术中心,成都
<:m97艺术家联展》,M97画廊,上海
《同窗艺梦——杨怡.邹涛、姜一鸣、李俊四人联展》,大河画廊,北京

2009
《三个个展——杨恰李俊盂瑾&方二》,M97画廊,上海
《无常时》个展,A4画廊,成都
《纵目——成都当代摄影展》,7788艺术空间,成都
《异视——成都青年摄影师九人展》,齐盛艺术馆,成都
《green——当代艺术展》,中艺博,北京
受困012

2008
《受困2》个展,M97画廊,上海
《事无巨细——成都八人观念展》,雅风当代艺术画廊,成都
《事无巨细——臧都八人观念展》,平遥摄影节,平遥
《影射—一新摄影十二人联展》,北京壹空间美术馆,北京

2007
《实/像》,M97画廊,上海
《十式-影像艺术展》,可当代艺术中心,上海

2006
《圈外》雅风当代艺术画廊,成都

2003
《中国人本——纪实在当代》,广东美术馆/德国法兰克福现代博物馆/斯图加特国家美术馆/慕尼黑当代艺术博物馆/柏林摄影博物馆/德雷斯顿国家艺术博物馆
获奖

2012新星星艺术节“新人奖”

2013第五届三影堂摄影奖大奖




陈卓/撰文 李俊/摄影

本文摘自四川第一本专业摄影杂志《影像生活》
如需购买收藏可致电028-61312960
编辑部地址:成都市青羊区贝森北路西村五号18楼1801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