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摄影师甘森专访 进行中的“成都80后影像生活大调查”
2013-11-08
 
    为了一个想法,付出了三年的努力,未来还会有更多的三年。与别人不同的是,这位摄影师是先接触了胶片,然后才开始接触摄影。走进80后的生活,走进80后的内心,去了解去用影像记录那些我们不曾了解的80后。



Q:先谈谈关于您个人的摄影经历
A:我以前最早是从事照片冲印行业,做了五年,以前每天冲胶卷冲的多的时候都有一千多卷照片一万多张,见到很多的照片,从这些照片里开始学习,了解了所有相关的冲印胶卷、机器保养等之类的知识,相当于先从后期入手。97年去了广州在一家人像摄影店的暗房里工作,从那时开始拍照,用了十年的时间从事商业广告。06年回到成都,后来到一个杂志社工作,因为这是一本城市文化杂志,我也借此重新感受生活。

Q谈一谈有关“成都80后影像生活大调查”开始的事情。
A:2010年的时候开始有一个想法,我从事这个行业20年,但是没有一个属于我自己的作品,能代表自己的观念,角度。于是开始去设想怎么去执行,怎么去完成,这是对我自己来说比较有意思的一个事情。

Q:你这个系列的作品起初的设想是来源于你80后的妻子吗?
A:她是80后,而她对我影响最大的地方在于,我们来源于不同的环境,有不同的性格。我发现那个时候社会对80后的评价,跟我对妻子在相处期间的了解有很大出入,而那时候,就是2010年的时候80后已经是30岁左右的年纪了,媒体也开始重新评价80后。那么我认为对这样一群人,如果用统一的标签去评价可能不太合适,于是就想到了逐个去了解。




Q:为什么这系列作品的拍摄地都择在家中?
A:因为一个人有读书时候的状态,也有工作的状态,家里的状态,但是家里的状态是最自然。选择在家里拍摄,是觉得在这个千万人口的繁华城市里,真真正正属于个体的东西到底有多少?工作是不稳定的,房子也是租的,家具是房东的,连喝水的杯子都是充值送的,但这个窝还是自己的最后一片“自留地”,也许不太温馨,还没到自己的期望生活的目标,只有在这样的“自留地”里可以跟人分享是怎么长大的、童年美好、遇到的情感。更容易了解到这个人当下是什么样的状态。所以选择在家里拍摄。

Q:你到现在为止现在做了多少个人?
A:76个
 
Q:在这些拍摄和搜集的过程中,你更看重的是什么?
A:这个项目的立意就是一个社会观察项目,因为他不带官方色彩,所以没有一个很成比例的数据,只是开放式的分享当下的状态,我们也不做枯燥的调查,遇到了什么样的成长。随着时间的推移,会发现这些人跟当年的我很像,更像是自我的投射,因此我的第一次分享会的题目就是“都是这样长大“。这些人从20-30岁走向30-40岁的年纪,而我拍摄的其实只是某年某月某日某刻的一个状态,我把他称为一个顿点,我所想表达的就是这个顿点,成都的80后太多了,而这种方式只是一个个人见闻的分享。这是一个有趣的方式,一种有趣的感知方法。




Q:你怎样通过影像直接表达这个人的当时状态?
A:其实拍的时候我有我自己的评判,但是拍出来后,我更愿意是由观者做自我评判。你看到什么就是什么。每个人都会有自己的理解,你不能去说服他们。

Q:你会选择什么样的影像来表达被拍者的状态?
A:就好比这张照片,你看到这个男生可能是在宿舍,其实这个男生刚好就是学校宿舍,因为你也住宿舍,你就会有共鸣点,而坐在马桶上抽烟的那个女孩,那次我的拍摄其实有一个自我设定,那个人是我除了我妻子以外的第一个拍摄的人,而我之前对她有一两年的了解,知道他是什么样的人。所以我去拍之前就设定了这个场景,但是我后来就没有去做这些类似的事情了,我会让被拍摄者呈现最自然的状态。可能去他们家之后,有一些我之前根本没有想到的东西。项目最开始时会设定场景和动作,后来就摆脱了这些。就是让他自己做自己的事情,如果我看到有意思的就会随手拿起相机拍下来。



Q:你会希望拍摄对象自然一些、拘谨一些,还是说怎么样都可以?
A:怎么样都可以。

Q:你怎样缓和拍摄时的气氛?
A:每次都会聊很多内容,气氛比较尴尬的时候就找一些老的照片。每次拍照两个多小时,但是只会有几十张照片。

Q:你现在拍摄使用的设备是什么?
A:我的相机是60D,腾龙的17-35的镜头。设备的话,年轻的时候很看重,现在没有那么看重。
   其实整个片子的质量不会像商业广告那么精细,但是自有的粗糙能够更好的去呈现细节,比如用什么样的指甲油、家里随意穿衣、床上 有没有堆东西,让人能够更好的去看到这个人呢。而不是说把人拍的多美。




Q:你选择拍摄对象的途径是什么?
A:基本上都是微博,有些人会主动要进入这样的拍摄。也有朋友的推荐。

Q:你一般了解一个人多久后开始拍摄?
A:跟时间无关,跟他的开放程度有关,长得有一年多的,短的有当天的。上午有一个朋友跟我说,我认识一个姑娘,蛮适合你的拍摄的,我就说好把她QQ给我,然后我就把问卷发给她,她填了,然后我们就拍。其实那次的拍摄过程是很开心的,她对摄影师的信任程度会让你觉得你做的事是有意义的。

Q:你怎么看待身边的人对作品的反馈?
A:有些朋友会说我的项目做的窄,没有拍民工啊、富二代这些。但我觉得我的项目是为我自己做的,观众的意见很重要,我会接收,但是我会根据我自己想要的去拍摄。

Q:有遇到什么困难吗?
A:有,更多的是自身的困难,怎么走的更深。

Q:从你刚开始计划的两年拍100个人,到现在,你的拍摄计划有什么改变吗?
A:有,因为我发现被拍摄的人,在两年后发生了很大的变化,所以我现在打算把他做成一个十年项目,在2014年、2017年、2020年进行回访。然后再把这些放在一起来看。

Q:分享一下在拍摄过程中有趣的故事。
A:我先拍了两个学校的老师,有一天另外一个老师在半年后失眠的晚上,把我拍摄所有的微博都看了,他说里面有好多人都是我认识的,但是你拍的和我认识的完全是两个人。就是说,两个人同事两年了,但是对于对方是怎么长大的一点概念都没有。这样的方式,我认为这样比你特别的去找到一个人一个民工、一个富二代更有意义。

图片故事


 
@脱北的大熊 :
86年,未婚天蝎座,
绵阳平武人,
成都生活8年,
自由职业者。
爱摄影,天文,骑行,旅游,泰拳,空手道,二胡,电子产品,DIY

    小时候,具体好玩儿的就是一起放学了大家去游戏厅里面玩游戏,还有就是到处去把别人家的锅啊,钢筋偷了去废铁站去卖了换钱去游戏厅玩儿。现在住了2年多了,都搞不清楚隔壁年龄关系。那时候都年轻,现在,都上岁数了。
那时候物价没涨,天天五毛八毛的,能够玩儿的挺开心的。小时候也没见过世面,看到的,就以为是世界,所以经常也很能够满足。家里住的大院,一群小孩儿们从小玩儿到,大伙父母都知道每个孩子年龄,和贪嘴的食物。

    今年台湾旅行的时候我看到了我的偶像:电影《赛德克巴莱》的中年莫那鲁道。此后是非常的激动,觉得梦想真的是可以去实现的。当下的我觉得是一个过渡状态,刚辞职,又在上课,两边都很不适应,专职学英语也是有风险的。我只能说,已经开始做了,没有回头的路,

    第二个女朋友是是新疆的,是回族。我是羌族,不吃猪肉的话是个很痛苦的事情。有一次差不多吃了一个多月的拉面和鸡肉饭以后,她上课老师延期,不能一起吃饭。可把我乐坏了,我和我朋友两个马上去餐馆,朋友给我点了两份回锅肉,都被我一个人给吃完了,哈哈!
    …
 

更多甘森作品请关注
http://weibo.com/u/1851562815
 
 
采访/整理:张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