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川人欲成大器 未必出夔门 黎朗专访
2013-10-25




黎朗,l969年出生于中国成都.1992年开始拍摄照片。
 


    说到黎朗,人们会为他贴上“中国著名当代纪实摄影家”的标签。年轻如他,能成为中国著名当代纪实摄影家的重要原因之一,要起始于二十年前他开始拍摄的一组专题一《凉山彝人》。
    这组历时数年完成的专题,来自于大山深处彝旗百姓的生活世界,来自于二十四岁起黎朗手里握着的相机。黎朗的“彝人”系列可以分为两类:一是自然生存环境中的彝人,即《彝人的土地》;另一类是在绘制的背景布前被拍摄的彝人,即《彝人的肖像》。这组作品展现了摄影师对彝人及其生存领域的深度观察和探索:镜头里抒情诗意化的影像记录了当时彝族人民的生存环境和生活状态;影像当中遮掩不住的孤独感扑面袭来,让冷峻的基调凸显了城市之外的田园牧歌式的情怀。《凉山彝人》于1998年获得了美国琼斯母亲摄影文献奖( Motherjoneslntemational Fund for Documentary Photography)。从那时起,年轻的黎朗开始为人熟知,他的作品在中国成都、平遥、上海,美国旧金山、休斯敦等地举办了多次个人展览、联展,摄影作品亦被国内外多家艺术机构收藏。
    “中国当代新锐摄影师”是他现在“被”贴上的另一标签。他的作品风格平稳冷静并不热烈,镜头所对之处也并非是那些偏、难、怪等晦涩之物,而那些隐藏在随处可见的位列地平线附近的景象,却容易让观看者的脑海里迸发出由过往记忆和当下思维发生激烈碰撞而产生的力量。


  摄影师的履历拿出来,是作品选登,专题精选,是获奖、展览的目次,毕竟艺术和作品的故事比生活的故事容易找到,低调如黎朗,大家只是知道他是成都人,目前常驻广州而已。
   L:黎朗W:笔者
    W:您在九十年代末期得到国外的大奖,得奖的时候不过二十五六岁的年纪,当时在做什么?得到这个奖项之后心态、工作有什么变化吗?
    L:大学毕业之后,我没有从事所学专业相关的工作,而是选择在成都一家杂志社上班。一开始对自己的工作的方式、摄影的方向、拍摄的方法都是有所质疑的,好在当时比较年轻,虽然不确定这条路到底能否走通,不过抱着输了从头再来的心态在探索着走。得奖之后,杂志社的工作也继续了很长一段时间,如果非得说有什么变化的话,那就是变得更坚定了,好像是人在犹豫摇摆的时候,有了一剂强心针注入,得到肯定之后更坚定了前进的方向:不妨沿看摄影这条路走得更远一点看看。
    W:您出生在成都,在太原读了大学,最后选择了停驻南国,当时出于什么考量离开了成都?
    L.当初离开原因的确是多方面的,不过最重要的原因说起来也最简单。当时成都的信息相对比较闭塞,不如现在这样灵通,为了看到更多
的东西,就这样出去了。年轻的时候能出去走走,是件挺好的事情,不是吗?可以看到更多的东西,人生的经历得到了丰富,对世界的认识、看法也都有了新的角度。不过现在来说,互联网的兴起改变了信息来源,地域的影响越来越弱了。



  W:郭沫若说:  “川人欲成大器必出夔门”,有的人坚守了四川,有的人果断离开,有的人在藕断丝连之间。如果当时选择留下,您觉得会是什么样的情况?您作为走出去的代表,怎么看待坚守川内的摄影师呢?
  L:留下来会是什么样,这个问题还没有仔细想过(大笑)。既然已经走出去了,再回头假设这个问题,有点儿“事后诸葛亮”的感觉。离开和不离开,没有好和不好的区别,如果坚持在自己的环境中生活,我想对我来说也是一样的。
  因为对于摄影来说,个人对摄影和对艺术的认识是最重要的,而且现在的趋势是信息量之间的差异越来越弱,氛围影响的因素也在简化,甚至和拍摄的题材关系也不大,个人昀能力和意志的因素才更加凸显——你能否和周围环境抗争,如何选择放弃和获得变成了重要考量的元素。
  所以现在来看,我觉得川人欲成大器未必出夔门,有人是HIGHMOVER(不断变换生存环境),有人是LOWMOVER(一直待在一个地方),没有对错和好坏,很多坚守四川的摄影师也做得相当好。
    W:很多摄影师“发轫”之作都是风景类的图片,只是后来有的摄影师在风景之路上走了下去,有的转向了其他。什么原因让您走上了纪实摄影这条路?
    L:我初中的时候第一次摸相机,对着铁路经过的一个瀑布随手一按,也算是风光片了吧?(笑)走入纪实这条路是因为在学生时代起我就有一种把自己经历过的东西记录下来的冲动,面对无法回放的生命不想留下遗憾。



    W:近些年您有在进行风物类图片的创作,不同于自娱自乐小品的美学趣味,或者是“美则美矣”的风光大片。为什么又转向了风物写照?
    L:其实无论纪实也好,所谓的风物也好。我拍摄最根本的原因是想自己说话,想说自己的话。中国是个内敛的国家,我们作为社会人很多时候需要把自己放在一个相对卑微的位置,同时因为自己的地位和表达能力的局限,自己表现的愿望较难得到充分的满足。我于是选择了摄影这圈个表达方式,作为自己发声的一大通道。
    W:就像有人选择了诗歌,绘画,来表达
对世界的看法一样?
    L:对,摄影之于我更多是个人情怀的输出,它是我的一个出口,是自己内心输出的通道。最初拿起相机的时候是这样想的,现在也是这样想的。比如说吧,有人认为我的彝族专题是对这个民族的记录,其实不然。如果要做民族的人文专题,我会在他们的衣食住行和婚丧嫁娶方面给予更多关注,当时我是怀着一颗构建自己心中人与自然、人与土地关系王国的0去的,所以更看重的是人与自然、土地之间的状态。当时他们容貌淡然,服饰稳重,在四季轮回之间的生活状态十分平静,他们从土地获得食物生存,最后变成一缕青烟飞到天空中去,没有张扬和浮夸,更多的是一种本质的朴素在里面,这十分契合我对人和土地之间的理解,于是就以他们为载体构建了自己的王国出来,表面我在拍摄彝族,但在精神内核里面,我在固定自己的领地。我拍摄的对象都是载体。最早拍摄儿童,到彝族,再到后来的地平线专题,都是在输出自己的东西,从一开始主观性就非常强,重点放在自我主观的表达和发现上。




  W:之前说到了自我主观的表达和发现,现在很多摄影爱好者们似乎更希望跟着大师的步伐前进,模仿、跟风的痕迹很重,您怎么看待这个现象?
    L:所有被认可和被模仿的对象既是一个标杆也是一个靶子。标杆高高树立,让你敬仰。靶子放在面前就是提醒你去颠覆,去反叛。标杆告诉你有一种成功的模式在那里,如果在它的阴影下“活着”,虽然自己非常辛苦,却能让标杆挺立,也不失为一种安全而保守的行为,但你要明白,模仿只能无限接近,而不可能超越。靶子告诉你,快去击破它,成就自己的一片天空,任何一个希望在摄影方面有所建树的人,我想都应该在扩展摄影的表迭系统、艺术范围内的疆域方面下功夫。对于摄影来说,一味地模仿,永远不会认真去审视和面对自己的东西,也就没有任何进步。
  W:现在您也成为了某种标杆了,作为标杆,当然也就是靶子,您怎么看待别人对自己作品的评论?
  L:关于我的作品,别人评论得不多,我自己看得也就更少了。摄影只是一种回归自己的工具,去关心别人太多,恐怕反成一种干扰。就像罗兰·巴特的“作者已死”理论一样,作品完成之后和我好像就没有什么关系了。所以不如关注当下,想想自己下一步做什么。
  W:既然说到了下一步,那么黎老师能否透露一下接下来的计划?
    L:可能下半年会有个展览,因为目前各方面还不够成熟,只能说不会是单纯的摄影,会有多种表达元素在里面,有种“混搭”的感觉。现在遇到的事物比以前更多也更复杂了,于是我觉得更需要表达和发声,为此我在不断努力尝试。




    黎明
    1969年出生于中国成都,1992年开始拍摄照片
    1999年作品”凉山彝人”在美国旧金山市Gallery16画廊展出
    2000年参加在美国北卡罗莱纳州Mel Blowers Gallery举行的‘Faang Human   Rights"摄影展
    2001年参加在美国旧金山市theHelen Lombardi Library拳行的“An EyeOn  TheWorld”摄影展
    2002年出版同名摄影集《黎朗》(中国工业出版社)
    2003年”彝人的精神”,平遥国际摄影节,平遥,中国
    “没有问题:十个年轻的摄影师”,亦安画廊,上海,中国
    2004年“幻觉”,亦安画廊,上海,中国
    “在别处”,重庆美术馆.重庆,中国
    2005年“双重视野:从连州出发”,连州国际摄影节.连州.中国
    “别样:—个特殊的现代实验空间”,广州三年展,广东美术馆,广州,中国
    “捕获影子:中国当代摄影”,罗马国际摄影节,罗马,意大利
    “移动的景色:中国城市文献摄影”,密歇根大学人文学院,密歇根州.美国
    “城市重视”,广州国际摄影双年展,广东美术馆,广州,中国
    2006年“染:当代艺术展”,滨海艺术中心(国家表演艺术中心),新加坡
    “原点:观察与被观察”旌州国际摄影节,连州,中国
    2007年“慧眼中国:当代摄影”.博尔扎诺TREⅥ文化中心,博尔扎诺,意大利
    “从西南出发~西南当代艺术展”,广东美术馆,广州,中国
    “实/像”M97画廊,中国上海
    “目测距离:当代中国摄影八人展”,关山月美术馆,深圳,中国
    “阐释的需要”,雍和美术馆.北京,中国
    “彝:黎朝摄影展”,上海美术馆,上海,中国
    2008年”黎朗个展”,干高原艺术空间,成者,中国
    “来自中国的摄影,1934-2008”第十二届美国休斯敦摄影双年展,体斯敦,美国


王玉姗/撰文 黎朗/摄影

本文摘自四川第一本专业摄影杂志《影像生活》
如需购买收藏可致电028-61312960
编辑部地址:成都市青羊区贝森北路西村五号18楼1801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