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摄影的种种可能” 影像艺术家程卓专访
2013-10-18
 
 
    我看着眼前的这位摄影师,年轻、随和。当被问及为什么你的作品总是感觉很压抑很孤独,他说,当一个敏感的人处在这个熟悉却又陌生的城市,感受到一种被抽离,我只是真实的把我的情绪表达出来。


作为摄影师
Q:谈谈你的摄影经历。
C:我的家庭基本上没有什么艺术背景,那时候,舅舅有一台相机,我摆弄这个东西的时候就觉得很有意思。那时父母觉得我是三分钟热度,但是没有想到就一路走到现在,考到北京电影学院学摄影,到中国传媒大学学导演。然后从事大学的摄影老师,杂志的编辑直到现在。

 
Q:观念摄影、纪录摄影,为什么选择这两个类别?
C:摄影的种种可能。

Q:我注意到你的一些作品给人感觉很压抑、孤独?会不会太悲观,带来负面影响?
C:是的,因为在我创作这些作品的时候,这就是我当时的情绪。我认为一个摄影师,只是把最真实的一面表现出来,至于作品表达的内容是什么样的,留给大众去评价。

Q:每个人对美的定义应该都不一样,您觉得什么样的作品才是美的?
C:我现在不太愿意去定义什么是美,我认为摄影时你一定有某种想要表达的东西,想要表达的情绪,那么只要你选择一种恰当的方法表达出来就很好了,在情绪与方法之间找到平衡。包括有时候我们说到的审丑,有些看起来很刺目的东西,却能触动灵魂。



Q:谈一谈您的创作,关于《意识片段》,是先拍摄后来才有想法,还是拍之前就已经有计划安排了。
C:关于这个系列的作品,那时我觉得很压抑,小时候在成都长大,现在自己还是住在这里,但是儿时记忆的场所都已经找不到了,觉得这里很陌生,你可以说这是成都,也可以说这是北京,周围的高楼大厦都是一样,慢慢的产生一种被抽离的感觉,这种情绪需要宣泄,需要表达,自己和这个城市之间的关系像最熟悉的陌生人,觉得周遭一切显得很荒谬

Q:谈一谈你喜欢的摄影师?
C:我喜欢的摄影师很多像捷克的强 索德克,他的一些作品很刺眼,包括关于一些很扭曲的人体,可能很难接受,但是却深深的触动了我的心灵。索德克大部分作品都在很阴暗的“地下室”内拍摄,斑驳陆离的墙皮,也几乎成了他摄影的注册商标。还有美国艺术家戴安娜.阿勃丝、捷克的寇德卡、日本的森山大道、东松照明、法国尤金.阿杰特、拉蒂格等等都很喜欢,摄影的历史不长,但出现了风格完全不同的艺术家他们的作品都非常吸引我,给与我很多的养分与启发,你在他们的作品中能发现全然不同的世界。


Q:谈谈你的旅行经历。
C:我每年都会安排2-3个月在全世界旅行,旅途是人生很重要的一部分。我喜欢伊朗,那里的人很热情,他们很喜欢外国人,你去那里的话人们会找你签名,请你去家里吃饭,跟你合影留念,当然,那里也是人类文明起源之地,有很多历史人文宗教的遗迹,现在也是个宗教的国度,传统文化保存的很好。也喜欢尼泊尔的雪山湖泊,斯里兰卡的海,伊斯但布尔的老城、印度汹涌的人潮......去年在埃及碰上骚乱,在解放广场我被催泪瓦斯打晕了,这个小男孩把我拖了出来,是我的救命恩人。到过的每个国家每个地方都会留下许多深刻的记忆,学习体会到很多不同的文化和生活方式。总之,旅途让我的人生更丰满。




埃及 解放广场
 
 

Q:谈一谈你对现在流行的沙龙摄影的看法
C:沙龙摄影最初起源于英国,那时为了摄影的多元化,反对英国皇家摄影学会举办摄影展览的狭隘性,民间以沙龙形式举行摄影展,在当时来讲大大丰富了展览的内容,吸纳了不同的摄影师加入,是很前卫进步的一种摄影类别。而在中国以前很长一段时间内,沙龙摄影成为了唯一主流,而一些实验性、观念性的影像则被冠之“非主流”“非摄影”之类的帽子,这是非常不正常的现象,里最初沙龙摄影的宗旨也渐行渐远。其实摄影不存在主流文化,或者是非主流文化,它只是一种表达方式,你可以表达各种各样的内容。不要去轻易的判断一种影像方式,而分类研究也只是为了帮助我们更好的去理解,而不是限定它的可能性。摄影有种种的可能。



Q:听说您周游列国,你觉得这些对摄影有帮助吗?
C:这是我的一个爱好,平时在城市生活久了,就希望脱离这个地方,在旅途上,我一直认为旅行和旅游是有区别的,那些旅途上的人,真的很有意思,对我而言,比沿途的风景更有趣。当然,在旅途中,会做一些记录。

作为摄影教师

Q:为什么选择成为摄影教师?
C:这个职业有很多自由时间,也是我的爱好,我所谈论的都是我喜欢的东西。

Q:作为一名摄影教师,只能教学生关于摄影的一件事的话,你会教什么?
C:摄影有种种可能。



Q:当我们拍摄多年,自己的作品依然不太好看的时候,是因为我不适合摄影吗?
C:这当然需要多拍多看,多练习。不过每个人有每个人的表达方式,有些人觉得虚化是美,有些人觉得黑白是美,但是最重要的是要表达你内心真实的情感,我认为这样就非常好了。

Q:我们怎样欣赏大师的作品?怎样从中提高自己的摄影技能?
C:必须要了解创作者的背景,如果脱离了这个人本身,就无法最真实的去解读他的作品,有时候作品会成为我们解读作品的障碍,就是因为作品即人,二者无法分割开来。关于摄影基础,初入门者会纠结于构图、用光这些问题,当这些已经很熟悉的时候,它就融入你的创作之中。



Q:能给摄影爱好者一些建议吗?
C:其实对于每一位摄影师来说,真正的功夫都在摄影之外,你不能企图在摄影这一亩三分地上图谋有什么发展,它来自于对生活的认识,认真的对待生活。
作为导演

Q:你现在正在筹备一个纪录片,能和我们谈谈关于它的一些设想吗?
C:纪录片叫《荣军院》,拍了两年,已经接近完成。主要关注现在在伤残军人疗养院里那些因战因公受伤致残的老兵的生存状态。有很多是朝鲜战场下来的,在战争这个宏大的主题下,我更想关注的是战争中的个体,这些人物的命运。他们大多从十多二十岁开始因战因公致残,一直到年老,他们也曾今历经荣耀,现在却不为人所知。几十年过去后,他们残缺的肢体是否还能承载当初的信仰。(采访/整理:张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