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绘画与摄影的抉择中发现新大陆 观念摄影师朱林专访
2013-09-12

  

  1990年他考美院失败,然后转向摄影来圆自己的摄影梦,摄影作品曾 获“1997年中国艺术摄影大赛” 最佳作品奖。他关注人文、环保,潜心专题摄影创作,为多家刊物撰写专栏文章。是什么让这样一位优秀的摄影师转离摄影选择绘画,又是什么让他重新回到摄影界。本期我们将一起走进朱林在摄影与绘画中的徘徊和抉择。

  

 

关于摄影经历

  Q:为什么开始摄影?

  这是一个自然而然的事,最早是画画,那个时候画画的路很窄,考美院是很难的。我没有考上,但是梦想没有磨灭,所以就选择了摄影。因为摄影和画画一样,也是一种平面的表达,这也是我选择另外一种方式去圆梦。那个时候有目的的去西部采风,去西藏、甘阿藏区、西南、甘肃这些地方。很多地方的风俗都很有意思,比如康巴的人,雅砻江婚俗,这些地方都有最具康巴风情的,我也建议年轻人有时间去那边走一下。为什么拍藏区,因为那里和城市生活反差很大。这也是我跟很多西部摄影师反反复复去那边的原因,有时候拍照片都是一种附带产品,更重要的是那种体会和体验。

  Q:你为什么会选择离开摄影界转去画画后来又回到摄影界?

  后来摄影照片拍了很多,一直到2006年,出版《红军长征民间记》,需要大量的文字整理,我的压力很大。与此同时四川有位比较有名的摄影师,在去西部采风途中遇难了,而他的很多摄影作品没有被整理出来,他的摄影作品也就画上了句号,不能为人所知。

  摄影作品是在不干涉被摄主体的前提下,拍摄出最真实的东西。而摄影和绘画作品就不一样,绘画他的主观内容要多一些,投入自己的主观情感,应用提升。所以觉得摄影已经满足不了我的需要,我就停下了我的脚步,回过头捡起画笔,从2006到2012年,这五六年一直都在画。有些人说其实画画不需要什么功底,更多是靠思想,画着画着我发现他们说的对,但只说对了一半,我画画确实需要思想,同时也需要功底。我的功底,不如那些考上美院的,虽然有一定基础,但达不到画家要求,所以我又怀疑自己画画能不能走通,就在这个情况下,12年去年有个摄影机构要请我参加一个摄影展览,就是6+6,策展人问我可不可以不把绘画的想法和摄影作品结合起来,呈现一下观念和当代摄影的风格。

  这是一个命题作文,作为尝试,就有了这些照片,绘画要表达的意思和摄影要表达的意思在一个画面中呈现。就出现了摄影作品和绘画作品产生互动。一下就把我沉闷了很多年的创作瓶颈打开了。

  Q:你未来打算继续摄影还是绘画?

  将来我将会选择一种观念摄影的方向来发展。前一二十年的摄影作品和现在的绘画作品结合,达到一个再创造。不过在这个阶段有一个新的问题出现,虽然有前期素材,但是怎么表达思想性。你的摄影作品怎么和绘画作品结合,要用画面讲述故事,而不是文字。

  Q:从你开始摄影到现在对摄影的看法有变化吗?

  有变化,过去是追求唯美,尽善尽美的风光,为了拍一张好的风光摄影图片,起早贪黑,追求视觉冲击力。大量图片形成后,开始用图片讲故事,给杂志社供稿子,在专题报道的拍摄过程中,发现的的拍摄需要针对的拍摄方法。专题出了很多,但是后来我发现这些不是我的本意,我不是把他们当成工作去做。

  Q:你喜欢苏联油画,因而你的摄影作品也常常有油画的感觉吗?

  早期有影响,就是摄影家的阅读经历,大脑里储存的东西在支配你。但是这种支配也是可以自己选择的。

  Q:现在你使用的把油画和物件摆放在一起拍摄出新的作品,这样的方式摄影的功底需要有多高?

  实际上摄影的本身要表达一种意境,过去不干涉摄影对象,要选择占位,快门瞬间,光影瞬间,这些是作为一个摄影师必须的。但是做这种创作其实要更难一些,比如物件的摆放透出你对构图的理解,色彩的理解,动静、虚实的理解。你想,摆就可以摆出作品,那不是人人都能做得到的。实际上是从动走向静。

  Q:你怎样看待你现在选择的摄影表达方式?你以后会不会尝试其他的表达方式?

  这些对我自己是一种颠覆,对身边爱摄影的朋友也有影响,他们现在也认可我的这种变化,我相信这样作品的呈现,他会在西部有一定的影响。也许不会立竿见影。当别人给我定位西部藏地人文摄影家时,我想摆脱它,我想用更多的语言更多的方式,表达更多的东西,我以后不一定会只表达藏地,也可能表达当代。以后的创作也不是简单的按快门,而是要把自己的创作思路做好先前的创作思路,可能会做一些专门的观念摄影。

  

关于作品

  

  前期比较重要的两张作品,这张还是比较有代表性。当时在展览时,有很多观众在这幅作品面前徘徊。这张背景实际上有油画作品,我愿意是想灾难来的时候,画面直白的呈现就是动物都爬到树上去了,我们也经历了很多灾难,在这些时候我们需要很多东西,水、粮食、水果,还有很多生活用品,等等。可能也有信仰的力量。每个人在每个不同阶段都有不同的需求,这是个不断递升的过程,最后这幅摄影作品呈现出很丰富的意义。观众自身修养不一样,就会获得不同的感受。这是一种当代的摄影理念,而不是单纯的纪实。

  

  还有一张作品后面是我的油画,主题是在一个分水岭,分水岭就相当于人的路往哪里走,我就面临一种选择,是选择用摄影来表达自己,还是绘画。其实,无论是相机还是画笔,最终都是表达内心。这种作品他的难度就很高了,要形成自己的语言,这种形成是在前期大量的创作思考的基础上形成的。最后最重要的不是创作的方法,而是创作的思想——痛苦来源于选择。

  

  当我们去一个场景之后,你要对场景有良好的把握。比如说我去尼泊尔拍摄的幸福的滋味。一个摄影师的眼光就是要找到这些东西,十个摄影师去同一个地方,每个人的眼光不一样,拍摄的东西不一样。每个人的眼中有每个人的世界。

  又比如说我有一组藏地的片子,影调,瞬间,光线,都要表现出来,这些都是最基本的。但是你看这座神山,一般人会把神山的全景拍摄出来,而我选择拍摄神山一部分,就体现出一种空旷。

  Q:你通过这种不同寻常的摄影方式想表达什么?

  通过这种方式来表达,很容易就超越真实。因为摄影最大的功能就是记录,但是现在通过摄影技术的提高,就发现能有记录以外的东西,比如把摄影作为一种元素。但是真真意义上的摄影,应该超越现实。

  Q:对于很多人看了你的作品有不同的看法,你会怎么看?

  我觉得有多种思想更好,而且也是有这种可能,可能艺术家本身的想法已经不重要了。比如有人看到我那张抉择的照片,他看到的是一台很旧的相机,也就看到了沉甸甸的岁月的痕迹,作品不能太小众,会影响和受众的沟通。但是需要一定的相同的认识,要有一定的起点,才有交流的平台。

  (采访/整理 张和)

 

更多作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