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执着的高原牧者 西部摄影大师吕玲珑专访
2013-08-23

  “我是一个孤独的牧羊人,赶着自己的羊群走向遥远的地平线,争取着回过头来冲人们微笑的权利”——身为西部摄影第一人,却从不自诩大师,这位慈祥的老者,在我们面前栩栩如生的讲述着他的摄影梦、人生梦。他的脚步有些许蹒跚,胡子也花白了,但他的梦想丝毫不逊色于每一个有理想有抱负的年轻人。他是《中国国家地理》杂志特约记者,他是“西部摄影第一人”,他第一次把稻城、把雅鲁藏布大峡谷、把石渠、把牛背山介绍给世界。然而在他自己看来,他只是一个高原上的牧者。

  

 

  

  

 

  

  

 

  

  Q 为什么喜欢摄影?
  喜欢摄影只是一种选择,通过它来把真正喜欢的东西表现出来,你内心所想的是个综合题材,摄影只是我选择的工具,来表现它。因为我喜欢高原的题材、喜欢生态环境,用摄影来表现可以最贴近它的实际。
  

 

  

  

 

  

  

 

  

  Q 你喜欢高原生态环境,因而选择西部摄影,为什么没有选择其他的风景?
  因为其他的风景大有人在,我们汉文化五千年的文明走到今天,失落的就是高原题材,读了书了解(了一些)历史,发现历史上没有一个汉学家也没有一个汉文化艺术家去系统地表现过这种题材。这在中国是一个空白,我们现在一说56个民族都是不可分割的一部分,在形而上说我们是一家,在形而下呢,我们的文化人和艺术家从来没有去彰显过它的文化,这不就是一个失落吗?
  

 

  

  

 

  

  

 

  

  Q 你认为相较影视作品,摄影有何不同之处?
  摄影的基本功能是纪实。在纪实的过程中,对大自然对生态环境,人文现实的生活状态,摄影的表现力是最好的,画画或者写诗都是抽象的,特别是使用文字来表现,在平面视觉表现上是没有效果的,摄影就是从平时视觉一看就能知道,很有说服力。
  

 

  

  

 

  

  

 

  

  Q 你提到纪实,你的作品和很多摄影家的作品的风格不一样很少有虚化的效果。
  这是摄影的不同处理方式,我要选择这种方式,首先要能够反映生态环境最纯净的部分。而这种部分你要把它反映全面的方法就是全景深、高清晰度,所以方法就不一样。
  这种不一样就有几种方式,首先你就要用大型的坐机,用最小的光圈,达到全景深,让你拍到的每一个生态环境的景观,没有虚的地方,让人一览无余。
  这种东西在世界上也是一个潮流,比如美国西方摄影师们,专门有F64的协会,就是光圈64,需要使用这种小光圈的景深,用虚化的方式达不到的目的。你把一个景观虚化了,然后把他放到到高清晰度的范畴里,就会有一种失落。
  所以你选择用什么方式去表达,取决于你表达什么题材,而这种方式是不可取代的,我采用的方式就叫全景深小光圈的拍摄。
  如果你用这个充满市场的数码相机拍摄,它没有小光圈,没有移轴。这很容易给人造成一种误解,好像虚化是他们的风格,其实不是,而是它没有这种功能。当然到炉火纯青的时候,知道需要虚的时候,那用什么机器都可以。
  大家可能有个误区,有虚有实就是风格,机器没有小光圈,拍出来前景也很模糊,背景也很模糊,只有主体是清晰的。刚好这个清晰范围,和这种虚实对比又能在平面的视觉上达到一定的效果,于是就觉得是一种风格。
  而真正的拍摄如果是纪实性的,或者说把一个东西要高度让人们清晰的认识,,就是需要全景深,而这个全景深世界上一万个人九千九百九十九个都不具备这个条件。这是一个职业的差别,有虚有实也是一种方式,做到全清晰难,做到有虚有实很容易。
  

 

  

  

 

  

  

 

  

  Q 你怎么看待刻意的追求有虚有实?
  因为一些年轻人对摄影的认识不深入,当他深入了以后就知道,有虚有实的东西不用追求,拈来即是,不需要很刻意的,而要高清晰度的,全景深的很不容易做到。有时候时尚一种浮躁,不往最深处去追求。
  

 

  

  

 

  

  

 

  

  Q 你曾发表过,一个没有文化底蕴的人,其作品即使外壳华丽,也终究是苍白而无生命力的。
  他可以碰到或者拍到一些,因为摄影具备的一定的偶然性,他可以偶然碰到并且拍到。但是这个必然性就不是那么容易形成。一个人碰到了一个很难得的奇观,气候,即使用最次的相机照下来都是一个好图片,这就是摄影的偶然性。但是,要把一个系统完整的介绍给大家,让人们去品味,那就不会是在偶然之中,而是在必然之中。这个必然,就是摄影师的修为,他的综合素质。
  

 

  

  

 

  

  

 

  

  Q 从你开始摄影到现在的30年间,你对摄影的认识有什么变化?
  我是一直一尘不变,坚持到底的,因为我选择了自己的创作模式和行为模式,就不能变来变去, 不然就成了一个匠人。
  

 

  

  

 

  

  

 

  

  Q 1986年,你参加了“纵横祖国五万里”的活动后,就退出了摄影界的影展和评奖,这是为什么?
  就我个人而言,那会埋没我的才华,我就敢于退职,因为我认为艺术的最高表现形式就是自由。我不需要任何人拿钱给我,思想要突围,经济也要突围,才能涉足前人不敢涉足的领域。我今年已经年过花甲之年,还要拍五座8000米的冰川。还有一个,我拍的题材,在我之前没有人拍出来过,这就达到了一种原创,这种原创就来源于我对现代文化的反叛和超越。
  

 

  

  

 

  

  

 

  

  Q 你怎么看待许多追求成为大师的摄影家?
  他说自己是大师,他已经融入这个俗气的世界了,什么叫大师,没有大师,只有一个人用自己的生命去凸显自己终身追求的东西,并且深信这种东西是人类最需要的东西。
  

 

  

  

 

  

  

 

  

  Q 你发现稻城并介绍给大家后,也发生了一些游客不爱惜环境,和争抢旅游资源的事件,你怎么看待?
  这个要多元的看,当我们明明都知道需要保护,我们能不能尽量少的被破坏和损失,在发展的过程中,首先要拍出来,介绍给全世界,让他们返璞归真,认识这块他们从没见过的美丽和纯净,在视觉达到高度冲击之后,唤醒他们对生态环境的厚爱,就抗拒了去破坏和开发的人,也就保护了这块土地,然后要有专门负责人对这个地方进行保护。如果进去的不是旅游的人,那么破坏就大多了。
  

 

  

  

 

  

  

 

  

  Q 你一直坚持去人们少去的地方,也是因为想要把它们发现并保护起来吗?
  Q 选择去别人没有去过的地方,给子孙后代留下一个精神遗产,如果在一个已经发现的景点上架满了脚架,那就没有了新意。每次都是我去的地方介绍出来,然后大家才发现这个地方比其他地方都要好。比如我四年以前最后发现的牛背山,我给他取名中国最大的观景平台。稻城、雅鲁藏布大峡谷、太阳部落….我不去,没有人发现。不能丧失原精神的创造,不能忘记开拓!
  

 

  

  

 

  

  

 

  

  Q 你身为摄影界的泰斗,你觉得你有怎样的社会责任?
  正因为如此,所以我拍的很多东西都是和社会相悖的,去掉一切浮躁,所以跟别人拍的一看就不一样,我不说自己是泰斗,只是说我自己追求的路,比别人更富有理想和激情,并且一生要坚持到底。用一种哲学说法来说,我是一个孤独的牧羊人,赶着自己的羊群走向遥远的地平线,争取着回过头来冲人们微笑的权利。
  

 

  

  

 

  

  

 

  

  Q 你的摄影技术是自学的吗?
  我少年时代就喜欢摄影,那时十几岁,就给同学们照纪念像,后来下乡当兵,都带着相机,就奠定了我摄影的基础。
  

 

  

  

 

  

  

 

  

  Q 你关注其他的摄影师吗?
  当然,有很多拍的很好的,就是一种真真的建树,但是好的那一部分基本上都在西方。
  

 

  

  

 

  

  

 

  

  Q 你如何看待商业摄影?
  它是很独特的门类,不带有哲学,是为了商业目的,但是如果广告效益要达到高度,那一定是一个有思想的人。如果说拍了一个地方,看起来特别烂,别人看了就会说“这么烂,我不去!”,那么还有一种就是拍出来让人家一看就说“要去,不去都遗憾”那么这就是两种不同的理念。
  

 

  

  

 

  

  

 

  

  Q 你会把遇到的事想成艰难或者是苦难吗?
  男人,没有遭受过苦难就不能算男人。现在的年轻人总是想在很舒适的条件下得到自己想得到的。历史上所有的大师,都不是在享受的状态下发现创造的。
  

 

  

  

 

  

  

 

  

  Q 所以你认为对摄影爱好者、摄影师、摄影家来说最重要的都是思想吗?
  任何一个从事创造的人,都应该有思想,而不是只是依葫芦画瓢,继承前人的思想。
  

 

  

  

 

  

  

 

  

  Q 你有没有欣赏的摄影师,或者一起交流的摄影师?
  最早的真正能交流的,是美国的安赛尔亚当斯。他是这个时代的里程碑,坐着一匹小毛驴到美国深山去。
  

 

  

  

 

  

  

 

  

  Q 器材对摄影很重要吗?
  器材是工具,当然很重要。
  

 

  

  

 

  

  

 

  

  Q 你在抓拍的时候,会怎么快速的选择器材和拍摄方式?
  这个不叫快速,这个叫条件反射。比如我拍一幅金山,我知道什么时候要出现金山,要在它出现之间就产生这种状态,首先是你对他的等待,你已经准备好了,机会才会来到你身边。机会往往碰到都是有准备的人。
  

 

  

  

 

  

  

 

  

  Q 你会错过自己想要拍摄的内容吗?
  永远都要错过,因为我永远都是一个人,把这个角度看到了,那个角度就错过了,需要无数次的重复,还是不可能完美。
  

 

  

  

 

  

  

 

  

  Q 你对新手摄影爱好者或者是摄影师有什么建议吗?
  摄影有很多功能
  第一步,是人们在都市的丛林里,沉默已久要想突围,拿着照相机出去走一走,这个文化现象叫时尚,去感悟和大自然在一起的心态,在都市的高压之下的释放,这是一种心态的调整。
  第二步,在这个过程中,找到自己感兴趣的题材把他表现出来
  第三步,挖掘前人难以做到的事情,这就把他做好了。
  任何一种带有创造性的东西没有具体的目的和建议,只能靠他自己去把握。
  

 

  

  

 

  

  

 

  

  Q 每次外出会带回多少片子?
  我现在的胶片就有四五十万张,每次出去胶片的就有几万多张。现在我几乎不用数码的,偶尔用来拍摄动物,因为很多东西,数码的表现不充分。
  

 

  

  

 

  

  

 

  

  Q 你曾为了专职拍摄西部而离职,你没有资金来源的时候怎么办呢?
  当你困难的时候,和这个民族住在一起。早上和他们一起起床,一起揉糌粑,一起喝酥油茶,和他们融合在一起,他们不会找你要一分钱,这也正好帮助你在你的题材表现上舒展出它的广阔。现在我会出版画册、做一些专题的介绍,举个例子,现在我要拍摄,当地比较富裕的有些也会给劳务费。全世界的摄影家都去拍,结果拍摄的东西不过关,最后会知道来找吕老师,这就叫水到渠成,我不用生意的眼光去拓展商业,只用一种鞠躬尽瘁的原精神去凸显我追求的终端,在最求的过程中,才知道钱是会来找你的。
  

 

  

  

 

  

  

 

  

  Q 每张照片的等待?
  有时候一两天,有时候一个月。这次拍不到,过一年,或者是以后我会再去拍。
  

 

  

  

 

  

  

 

  

  Q 你今年拍摄五大冰川的计划,就是因为有没有拍到的吗?
  是的,有遗憾,没有拍到自己最想要的,所以再去拍。
  

 

  

  

 

  

  

 

  

  Q 这么多年的路上,一直坚持没有一点动摇吗?
  从来不动摇,我再穷困潦倒,受到的压力再大我都一直坚持。身边的亲人朋友,也是不支持我的太多,但是换个角度说,他们是关心你。而当你成功的时候,这些都会变成单向的支持。
  

 

  

  

 

  

  

 

  

  Q 可以说你是忍着疼痛在坚守那一丝纯粹吗?
  也可以这样说,我现在身上都很疼,肩膀上二十年前翻车的伤,现在都很疼。
  

 

  

  

 

  

  

 

  

  Q 你其实不是只专注于风光摄影,你也做一些都市的题材?
  要做,有些地方也要塑造一些生态环境,比如说《温江是个好地方》。
  

 

  

  

 

  

  

 

  

  Q 你的印刷品的出版纸张非常好。
  是的,我用的是最好的纸张,因为出版胶片拍摄的摄影作品,不是一般的纸张就可以有好的效果。
  

 

  

  

 

  

  

 

  

  

 

  

  

 

  

  

 

  

  

 

  

  

 

  

  
  

 

  

  

 (采访/整理:张和)